了解佛教

第二十二课 • 东晋北方佛教

公元316年,汉国刘聪的军队攻占洛阳,司马睿在建康(今南京)称帝,即晋元帝,其王朝史称东晋(公元104年左右)。但在此前后,北方和巴蜀广大地区,内迁的匈奴、羯、鲜卑、氐、羌和巴等少数民族以及西晋的残余势力,经过长期混战,相继成立了二赵、三秦、四燕、五凉及夏、成汉等十六国,史称东晋十六国时期(公元132年左右)。

因国家统治的分割,故这时的佛教形成两种不同的传播形式,即北方佛教与南方佛教。东晋十六国佛教属北方佛教。北方佛教主要在后赵、前秦、后秦等国家得到统治者的重视和发展。这一时期的佛教史上,出现了几位在中国佛教史较有影响的人物,即佛图澄、道安、鸠摩罗什、法显,其中鸠摩罗什和道安几乎是中国佛教史上划时代的人物。


  • 图1

佛图澄(图1)是西域龟兹人,他九岁出家曾两度到罽(jì)宾学习“一切有部”的小乘佛法。同时,也精通大乘般若空宗要义。佛图澄博学多识,能诵经数十万言,善解文义,虽未读中国儒家经典,但与中土学人论辩疑滞,无能屈者。他重视戒学,平生“酒不逾齿,过午不食,非戒不履”,对古来相传戒律,亦多有考校。佛图澄尤以神异闻名于世,他善诵神咒,能役使鬼神,彻知千里外事,又能预知吉凶,兼善医术,能治痼疾等。故其义学和戒行方面的成就反为神异事迹所掩。

西晋怀帝永嘉四年,佛图澄来到洛阳,想建寺传教,却赶上战乱,他隐居草野,以观事变。第二年,羯人石勒在襄国(今河北邢台)称赵王,建立后赵。石勒死,其养子石虎继位,迁都于邺(今河南临漳西南)。石勒、石虎在中国历史上皆以残暴滥杀闻名,石勒刚建立政权时,以滥杀树威,很多出家僧被杀害。佛图澄见此情形,悯念苍生,欲以道化勒,便杖策到军门,投住在石勒手下信奉佛教的大将郭黑略家。此后,郭黑略随石勒征战,总能预言胜负。石勒好奇,郭黑略便说出自己所知都是佛图澄告知的。石勒听到非常高兴,认为是上天所赐,他见到佛图澄后问:“佛道有何灵验?”佛图澄知他不达深理,决定用神通法术来取得石勒的信任,便说:“至道虽远,亦可以近事为证。”随即取钵盛水,烧香咒之,不久,钵中生青莲花,光色耀目。看到这种奇迹,石勒即刻信服。传说,佛图澄以麻油杂胭脂涂掌,千里之外,皆现于掌中,而且能令洁斋者看见。他听铃音预测成败吉凶,无不效验。佛图澄常服气自养,能积日不食。他腹旁有一孔,常以絮物塞之,每夜读书,则拔去絮物,孔中出光,照亮一室;还敕龙致水降雨,喷酒兴云灭火,烧香祝愿,遥救人难等。

佛图澄在取得石勒信任后被奉为“大和尚”,除从事持戒、说法等宗教活动外,还参与石勒的军政机要,预言吉凶,策划谋略。如此一来,石勒对佛图澄日益倚重,有事必咨而后行。继位的石虎对他敬重更盛石勒。佛图澄常常以慈悲戒杀的教义来劝谏后赵统治者,来保护民众、传播佛法。石虎当政期间,曾问“何为佛法?”佛图澄答:“佛法为不杀。”石虎担心地问:“我为一国的帝王,如果不动刑杀,怎么抵制国内外的叛乱,维护国家的统治?如果我必须违戒杀生,即使我现在供奉信仰佛法,能获得福报吗?”佛图澄答:“帝王信奉佛法,应当在身心两方面恭敬信服,不做暴虐残忍之事,不杀害无辜。至于凶愚无赖之人,非教化所能奏效,即他们犯罪作恶,该杀时杀,该动刑时就用刑法。但若凭自己的喜怒哀乐,暴虐恣意,率性而为,杀害无辜,即使把所拥有的一切财富都用来供奉佛法,也不能解脱所得的恶报。希望陛下能节制自己的欲望和野心,以慈悲之念普及天下,则佛教兴盛,大王的福泽也会深远而广大。”石勒等虽习性难改,不能尽从,但在佛图澄的教导下,暴行收敛很多。在石勒、石虎的支持下,佛图澄推广佛教甚力。西晋以前,官方只准西域人出家。石虎统治时,公然下诏,准赵国一切人皆可信奉佛教出家,这是中国历史上统治者第一次明令汉人可以出家。此后,民众相率出家,计当时有寺院八百九十所之多,后赵佛教盛极一时。

佛图澄既无译经,也无著述流传下来,但其门徒中英才辈出,可知其义学之高妙。当时常随佛图澄身边的弟子有数百,前后门徒达万人之多,教门之盛可见一斑。他弟子中有名的有:法首、法祚、法常、法佐、僧慧、道进、道安、僧朗、竺法汰、竺法和、竺法雅和比丘尼安令首等。佛图澄及其弟子对东晋十六国和南北朝这一时期佛教产生了极大影响。佛图澄于东晋永和四年圆寂于邺宫寺(今河南临漳县西南),时年117岁。


  • 图2

道安(图2)是佛图澄最著名的弟子之一。他出生在一个世代为儒学的家庭,幼年正值西晋末年的战乱,父母双亡,由外兄孔氏抚养,七岁时开始学习儒家经书,十二岁出家为僧。道安在寺院几年一直被分派从事田间劳作,从无怨言,且戒律精严。有一天,他从师父处借到佛经《辩意经》一卷,约五千言。道安在地里边劳动边阅读,当天晚上回寺时,已经把这部经背下来。师父又借给他《成具光明经》一卷,近一万言,道安当晚向师父还经时,在师父面前背诵此经,不差一字。他的勤奋和天才得到师父的器重,二十岁受具足戒,并且师父同意他可自由外出游学。此时正值后赵盛世,道安游学中遇佛图澄,得到佛图澄的赏识,拜佛图澄为师。此后十多年,他一直追随佛图澄学习佛法,直到佛图澄圆寂。道安一生重禅修、戒律,精研小乘教义和大乘般若学说,受佛图澄影响至深,道安在以后的回忆中,也始终对佛图澄怀有崇敬和感激之情。

之后,道安在河北、山西一带颠沛流离,避石氏之乱。其间在太行、衡山建立寺塔,徒众数百,弘宣佛法。约公元364年,他又迁居南下,道安先在一同避难的道友的帮助和鼓励下,为东汉安世高译的小乘经典《阴持如经》、《大道地经》、《大十二门经》等写序作注,同时留心般若学说,曾找到竺法护所译《光赞般若经》的残本一品。

公元365年,道安对他的弟子们说:“今遭凶年,不依国主,则法事难立。又教化之体,宜令广布”。随后命他的弟子竺法汰到扬州(今南京)传法,并说:“彼多君子,好尚风流”。又命法和去四川,说那儿“山水可以休闲”。然后,自己率剩余的弟子四百人直达东晋治下的襄阳,先居襄阳白马寺,因寺狭僧众,又建檀溪寺。道安在寺中讲经说法,并举办法会,当地信徒和四方学士竞相投入道安门下受学。

道安很注重与当地官僚士大夫的往来,他希望在他们的帮助下,弘扬佛法。道安与当地名士习凿齿之间的友谊尤深。习凿齿是襄阳人,宗族富盛,世为乡豪,博学洽闻,以文章著称。后人称其“锋辩天意,笼罩当时”。他久闻道安之名,听说道安率众徒来襄阳,在途中便修书问候,表达他对道安的崇敬和期待。

道安住襄阳时,他们互相往来,成为挚友。传说有一次习凿齿去看道安,正赶上道安与徒众一起进餐。习凿齿便去斋堂看他,所有僧众看到习凿齿后,都放下钵盂,表示恭敬问候,唯道安仍埋头吃饭,不理会他。习凿齿便大声说:“四海习凿齿,故故来看尔。”道安边吃边应说:“弥天释道安,无暇得相看。”习凿齿假装愤怒地骂:“头有钵上色,钵无头上毛。”道安说:“面有匙上色,匙无面上坳。”习又曰:“大鹏从南来,众鸟皆戢翼。何物冻老鸱(chī),腩腩低头食。”道安曰:“微风入幽谷,安能动大材。猛虎当道食,不觉虱虻来。”这虽为一段朋友之间调笑的佳话,但“四海习凿齿,弥天释道安”成为当时文人雅士的名对,也足以说明两人当时都名重一时。

道安在襄阳十五年,集中研习般若。每年讲《般若经》,还对《般若》、《道行》、《密迹》等经作注,收集整理经典,编撰经录,受到朝野推崇。道安在襄阳曾主动去结识一些朝中要人和江东名士,连东晋孝武帝听说道安的学识后,也遣使问候,并下诏让道安从当地官府中领取相当于王公的俸禄。

公元379年,前秦苻坚遣苻丕攻占襄阳,道安与习凿齿被迫来到长安。苻坚素闻道安之名,见到道安后,非常高兴,赏赐很多。并说:“我发兵南下,只为获得一个半人而已。”一人指道安,半人指习凿齿,可见其对道安的推崇。道安被安置在长安五重寺,有僧众数千人。此后,道安实际处于前秦最高佛教领袖的地位,也是苻坚的政治顾问。苻坚敕诸学士,内外有疑皆师于道安。苻坚平定北方后,企图南下灭晋,统一中国。道安曾劝谏苻坚不要用武力攻取东晋,而应实行仁政,以“文德”感化未归降者。苻坚不听,率重兵南下,经淝水一战,大败而归。从此,前秦几乎土崩瓦解。道安于公元385年圆寂于长安。同年五月,苻坚兵败于西燕王慕容冲,逃亡途中被后秦王姚苌(cháng)俘获,缢死于新平佛寺。

终其道安的一生,对佛教界的贡献和影响有以下几点:

一、佛教传入中国后,虽历代译有大量佛经,但汉人僧侣的研究著述很少,道安写了大量的经序和注疏。记载他的著作有六十种,这些著作涉及方等、阿含本缘、毗昙、禅修和律仪等广泛领域。这些序和注对阐明经义的作用很大,有的学者认为道安才是中国佛典注疏的真正始祖。他创立了“本无宗”的般若学理论。“本无宗”是东晋十六国时期中国佛教般若学派“六家七宗”中影响最大的一派学说。

二、在长安时,道安利用统治者的信任和自己在佛教界的领袖地位,组织佛教人才翻译经典。在七、八年时间中,译出佛典十四部一百八十三卷,百余万言。其中小乘佛教典籍占绝大部分,共十三部一百七十八卷。这些小乘佛典主要是上座部系统“说一切有部”传承的《阿含经》和论释《阿含经》教义的论书《阿毗昙》。这是在东汉安世高之后第二次大规模地把“说一切有部”的典籍译为汉文。

三、道安总结佛经翻译的经验,提出“五失本,三不易”的翻译方法性原则。“五失本”就是在译梵为汉时要注意五条失去原文本来面目的事项,在这五项规定之内,即使失去梵本的原形也是不得已和可行的。所谓“三不易”是指三种在翻译中不容易处理好的情况。这些见解受到后世的赞扬。

四、中国佛教规范化,道安倡导沙门以释为姓。这条规定被中国佛教徒传承至今。另外,道安还制定了僧尼赴请、礼忏等行仪规范,使佛教僧尼活动进一步规范化。

五、道安重视亲自说法讲经,积极培养弟子和扩大影响。道安在河北和襄阳,都有徒众数百人,是当时中国最大的僧团。在长安,更有数千人追随。道安门下高足有慧远、慧永、慧持、法遇、昙翼、道力、昙戒、道愿、僧富等。其中,以后来成为东晋佛教领袖的一代大师慧远最为著名。道安在新野和襄阳两次分遣徒众,扩大佛教的影响范围:东至扬州,西抵四川,南达长沙。道安僧团的势力由北向南推移,由黄河流域扩展到长江流域,这是中国佛教史上的一个重要事件。

六、道安开创了中国编撰佛经总录的先河,这是中国佛教史上的大事。《道安录》分经论录、失译经录、凉土失译经录、关中失译经录、古异经录、疑经录和注经及杂经录七部分。以译人年代为次,收录自后汉安世高至西晋末法立,共著录十七家,二百六十四部,四百五十九卷经论。道安在作总录时,坚持“不见不录”原则,使《道安录》具有极高的史料价值,惜《道安录》已失。现存最古的经录是梁僧祐所撰《出三藏记集》的第二部分经录,就是在全部吸收《道安录》的基础上加以扩充而成的。《道安录》不仅在中国佛教史上非常重要,在中国目录学史上也占有重要地位。

七、道安还是一个虔诚的弥勒信徒,曾与隐士王嘉、弟子法遇、昙戒、道愿等八人在弥勒像前发愿,祈愿往生兜率天,在中国兴起了佛教的弥勒信仰。后人称道安为建立中国化佛教的第一位高僧。

上一课
西晋佛教
返回目录
下一课
六家七宗与《肇论》
全文下载
PDF格式
RTF格式
内容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