了解佛教

第二十三课 • 六家七宗与《肇论》

东晋十六国时期,佛教理论探讨的重心主要是般若性空思想。早期般若类经典在译文上不甚流畅,魏晋时期又盛行有无之辩的玄学,最初中土人士对于般若经典的含义难于理解。有僧人用老庄思想比附般若义理,以便使之明了,即竺法雅提倡的“格义”方法。佛教学者也用玄学观点理解般若性空思想。由于对般若学“空”的理解不同,故在西晋末东晋初形成了“六家七宗”这些派别。所谓“六家”是:本无(代表人物道安)、即色(代表人物支道林、郗超)、识含(代表人物于法开、于法威、何默)、幻化(代表人物道壹)、心无(代表人物支愍度、竺法蕴、道恒、桓玄等)、缘会(代表人物于道邃)。“七宗”是将“六家”中的第一家再分为“本无”和“本无异”两宗,和其它五家成“七宗”(“本无异”的代表人物是竺法深、竺法汰等)。


  • 图1

以“六家七宗”为代表的般若学思潮从西晋开始,到东晋几乎经历了长达一百年的发展历程,他们之间多次展开辩论,到最后以“本无”、“心无”和“即色”三家在佛学界占主导地位。“六家七宗”的思想都不符合印度佛教般若空宗的本意,在对“空”的阐述上与印度发展成熟的般若学说偏离。直到鸠摩罗什大规模系统传译大乘中观学派经论后,尤其是中观派“四论”(《中论》、《百论》、《十二门论》和《大智度论》)的译出,中国佛教界开始接触到中观派强调的“中道”思想,使佛教界对般若性空思想有了一个全新的认识。罗什弟子僧肇(图1)在充分理解、把握般若学经论含义的基础上,撰写出了《肇论》,主要包括:《物不迁论》、《不真空论》、《般若无知论》、《涅槃无名论》等,其中《不真空论》集中批判了“六家七宗”中占主导地位的“心无”、“即色”和“本无”三家思想,较准确、系统地阐发了大乘空宗要义,将中国佛教般若学理论推向了高峰。

东晋“六家七宗”的出现,是理解不完善的般若学论与中国传统文化相结合的产物,呈现出中国佛教传播过程中的特色。鸠摩罗什译出印度中观派的主要经典和论,及僧肇写出《肇论》,标志着印度般若中观理论已较全面地传入中国,且中国佛教学者对这一理论也有了较为准确的理解和认识,大乘空宗才算真正传入中国。

上一课
东晋北方佛教
返回目录
下一课
东晋南方佛教
全文下载
PDF格式
RTF格式
内容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