了解佛教

第二十六课 • 北朝佛教

与南朝同时,中国北方先后经历了北魏、东魏、西魏和北齐、北周五代政权,统称为北朝。北朝国家对佛教控制强化,僧官制度逐步完备。统治者对佛教采取既利用又限制的政策,佛教因此更多依附于政权而得以发展。北朝佛教独立性不如南朝佛教,佛教与道教之间的冲突激化。北朝发生了两次灭佛事件,既是佛教与国家之间的利益冲突,也是佛教与道教地位之争的极端表现。在佛教理论方面,北朝与南朝重义理不同,而是重实修、轻义理,故禅学尤盛。北朝寺院经济逐渐完善,佛教疑伪经的大量出现,是北朝佛教进一步发展的重要标志。北朝时,在佛教造像方面,石窟艺术是很重要的特点。北朝虽有两次灭佛事件,但大部分帝王还是支持佛教的,故佛教仍兴盛。

北魏存在最长,佛教以北魏为盛。北魏太祖道武帝刚一定都平城(山西大同),即批准在京城中规划建佛寺、造佛像,以佛教作为国家承认的宗教。道武帝好黄老,览佛经,见了沙门都礼敬。他还致书僧朗,并赐以丝绸、银钵等礼物。皇始年间(公元396-397年),请赵郡(今河北赵县)沙门法果任道人统(沙门统),作为国家任命的佛教领袖。明元帝继续扶持佛教,在都城四方建立佛像,并令沙门开导民俗。世祖太武帝拓跋焘即位之初,也支持佛教,招聘沙门前来讲学,于佛诞日举行佛像游行仪式等。公元426年太武帝攻陷长安,鸠摩罗什僧团的一些僧人随之迁往平城。公元439年,太武帝征服凉州,昙无谶僧团的佛教活动也被纳入北魏范围。这两股僧团的力量为北魏佛教的繁荣提供了条件,太武帝后转信天师道,于太平真君七年(公元446年)下诏废佛。

孝文帝即位后,又复兴佛教,比以前尤盛。著名的大同云岗石窟,就是由沙门统昙曜主持开凿的。北魏孝文帝(公元471-499年在位)在历史上是很有作为的政治家。他喜好老庄,且精于佛理,曾在洛阳永宁寺度百余良家男女为僧尼,又到永宁寺听讲经。孝文帝尊徐州僧崇弟子道登为师,又为西域沙门跋陀在少室山建少林寺,还下诏允许高僧入殿讲论佛法。因此从孝文帝始,北魏的讲经、研究义理的风气渐盛。孝文帝应昙曜的请求,健全了一些佛教的管理制度,令所掠得的青齐地方(今山东一带)的百姓予寺院每年输谷六十斛入僧曹,这些人称僧袛户,其谷称僧袛粟,作为赈灾及佛事之用。还将一些犯了重罪之人和官奴作为佛图户,充当寺院杂役和耕作劳力。这些措施促进了寺院经济的发展,但也产生不少流弊。孝文帝在扶持的同时对佛教也加强限制和管理。延兴二年(公元472年)诏令搜查无籍之僧,比丘若无官府文书不许周游民间。太和十年(公元486年),命检索僧尼,凡无籍或修行怠惰的僧尼皆令还俗,各州还俗者达一千三百余人。后又立《僧制》四十七条加强对僧尼的管理。

宣武帝时大兴佛教,为来洛阳的外国僧人立永明寺,著名的译经僧昙摩流支、菩提流支、勒那摩提等均住持该寺。著名的龙门石窟,在这个时期开始营造。孝明帝时,胡氏灵太后独揽朝政。她在熙平元年(公元516年)建的洛阳永宁寺塔,九层高四十余丈,极其壮丽。她还派宋云、慧生等往西域朝礼佛迹,访求佛典。由于北魏诸帝奉佛,支持佛教,至魏末,各地僧侣达二百余万人,寺庙三万有余。


  • 图1

北魏后的几代帝王也承袭了对佛教既利用又扶持的政策。东魏孝静帝敬重名僧昙鸾(时称神鸾)(图1);西魏文帝及丞相宇文泰都好佛。文帝曾立大中兴寺,以道臻为魏国大统,道臻即大立科条,以兴佛法;北齐文宣帝请高僧法常入宫讲《涅槃经》,并拜为国师。他设玄昭寺作为管理全国僧众的机构,设大统一人,统十人,都维那三人,以法常为大统。当时,北印度沙门那连提耶舍于天保七年(公元556年)来到邺(yè)都,文宣帝出旧藏梵本佛经千余卷,请他在天平寺翻译。文宣帝晚年到辽阳甘露寺悟心禅观;北周明帝亦崇佛,兴建佛寺,大度僧尼。当时名僧昙延、道安被称为“玄门二杰”。北周武帝宇文邕(560-578年)在位时,重儒术、信谶纬。公元566至577年间,前后七次集群臣、僧侣、道士议佛道优劣先后,又下诏并废佛、道二教。宣帝继位,佛、道又逐步得以恢复。

北朝统治者对佛教既扶持又限制的政策集中表现在僧官制度的完善上。南北朝时,国家的僧官制度大体有北朝的沙门统和南朝的僧正两大系统,就完善和管理的效果而言,北朝优于南朝。自后秦姚兴任命鸠摩罗什弟子僧契为僧主(即僧正),可以看作是僧官制度的起始,以后南朝沿用了僧主的名称。北魏道武帝时法果任道人统。太武帝灭佛后,文成帝复兴佛教,以师贤为道人统,设监福曹为国家管理机构。监福曹首脑名“道人统”,次官名“都维那”,地方各州设僧曹,首脑称沙门统,中央沙门统称沙门都统。师贤逝后,昙曜继任,改监福曹为昭玄寺。沙门统亦称昭玄沙门统,昭玄大统等。东魏、西魏时沙门统又称国都、国统等名。献文帝、孝文帝时还在各寺设置上座、寺主、维那和悦众等僧官。上座为寺内受戒时间长、德高学博的长老,寺主即事务长,维那和悦众共同管理僧众杂事。这种政策还体现在僧祇户和佛图户制度的建立上,这一制度虽促进了寺院经济发展,扩大了佛教在社会上的影响,与此同时与世俗政权之间争夺经济收入与人口的矛盾日益凸显。胡氏灵太后曾下令不许奴婢出家及限制僧侣度人。当时不少人的排佛之议以及两次灭佛事件,都直接或间接与此相关。

北朝时佛教对国家及帝王的依赖性也更强。法果受到道武帝优待,他对人说,太祖明睿好道,即是当今如来,沙门宜应尽礼。法果致拜皇上,说“能弘道者人主也,我非拜天子,乃是礼佛耳”。法果这种“皇帝即如来”的思想在北朝一直延续下来成为佛教依附国家、强化佛教的国家性质的思想背景之一。北周名僧道安在《二教论》中认为“君为教主”、“皇帝之尊,极天人之义,王者之名,大尽霸功之业”。道安《二教论》的主旨是将佛教纳入国家意志之下,借国家之力量抬高佛教的地位,完全放弃了佛教的独立性。在这种思想指导下的北朝佛教却两次受到国家政权的打击。与东晋发生的两次“沙门拜俗”之争相较,慧远等人在与国家政权保持一致的同时,竭力维护佛教的相对独立性的主张实际上更有利于佛教的发展。

北朝的译经在整个南北朝比较少。在一百五十五年时间里,有译者十二人,译籍八十三部,二百七十四卷。而且译经主要集中在公元508至543年即宣武帝至平城迁都洛阳后的三十五年间,译者主要是以菩提流支为首的译经集团。


  • 图2

菩提流支(意译为道希)(图2)是北印度人。于北魏永平初年(公元508年)来到洛阳开始译经,通过昙无谶而为魏帝所重。永宁寺建成后,即住于此。后随迁至邺都,继续从事翻译,直至天平二年(公元535年)。菩提流支在来华近三十年时间内,先后译出《佛名经》、《入楞伽经》、《法集经》、《深密解脱经》、《胜思惟梵天所问经论》、《大乘宝积经论》、《法华经论》、《破外道小乘涅槃论》等共三十部经论,一百零一卷。

菩提流支所译经论系统地介绍了大乘瑜伽行派一系的学说。其中对以后佛学发展产生重要影响的经论有这样一些:《入楞伽经》,该经在刘宋时曾有求那跋陀罗的一个略译本,共四卷,但此译本晦涩难懂。菩提流支重译此本,理顺文义,力求畅达;《十地经论》在当时形成了专攻此论的地论师;《金刚经论》介绍了弥勒、世亲对《金刚经》的解释,将经文里隐含的疑难和解答作详细的剖析,对研究经文有很大的启发。菩提流支还对学僧开讲世亲门人金刚仙的解说,编成《金刚仙论》十卷,流传至今。菩提流支还授予净土宗的祖师昙鸾以《观无量寿佛经》,引导其信仰净土。又译出《无量寿经论》(通称《往生论》),介绍世亲的五种念佛法门,昙鸾为之作注,极大地发挥了净土宗的教义。菩提流支对教判也有独特的看法,他依据《涅槃经》判释一代佛法为“半满两教”,即在佛成道后十二年间说的是半字数,十二年以后的是满字数,这在当时有很大的影响。

北朝的译经者还有北齐时的那连提黎耶舍,译有《大集藏经》等经论共七部。万天懿(yì),译出《尊胜菩萨所闻一切诸法入无量门陀罗尼经》。北周时有攘那跋陀罗、阇那耶舍、耶舍崛多、阇那崛多和达摩流支共五人,译有《大乘同性经》等经论共十四部二十九卷。

上一课
南朝佛教
返回目录
下一课
北朝时的灭佛与废佛
全文下载
PDF格式
RTF格式
内容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