了解佛教

第二十九课 • 唐朝佛教

唐代佛教从唐高祖武德元年(公元618年)至唐哀帝天佑四年(公元907年)共二百八十九年。这一时期,佛教达到了中国佛教的顶峰,与儒、道一起形成了三教鼎立的新格局。唐代形成了一些在中国佛教史上占重要地位的佛教宗派。佛教思想和观念,逐渐成为了中国传统文化的一部分,并渗透到社会生活的各个层面。在唐代,中国几乎是世界佛教的中心。

唐代诸帝对佛教的态度,基本上是管理利用的政策。除“会昌灭佛”的武宗外,其余皇帝基本都根据国家政治、经济、军事等的需要,对佛教或抑或扬。但整体上说,还是将佛教作为正统儒学之外的重要辅助手段被利用。

唐高祖李渊早年信奉佛教。大业初年,曾为隋郑州刺史的李渊,因二儿子李世民生病而到庙中祈佛保佑并造佛像供养。称帝以后,李渊立寺造像,设斋行道。武德二年(公元619年),于京师立十大德,统摄僧尼。武德九年(公元626年)五月,因太史令傅奕一再上疏斥佛,请求罢黜佛教,高祖颁发《沙汰僧道诏》,沙汰僧尼和道士。高祖此举本意不是灭佛,只是通过沙汰,使玉石区分,薰莸有辨,从而达到正本清说、护持佛法的目的。同年六月,高祖退位,这项措施未得实施。

唐太宗是中国历史上最有作为的皇帝之一。他崇尚文治,前期以为只有尧舜之道、周孔之教,才是治国安邦的根本,佛教则无益于治国平天下;另道教始祖老子俗姓李,为了抬高李氏皇室的社会地位,李唐王朝尊道教的始祖老子为其祖先,自称“朕之本系,起自柱下”,理应“敦本系之化,尊祖宗之风”。故唐王朝初期,道士、女冠在僧尼之前,采取了先道后佛及对佛教加以抑制的政策。

太宗继位之初,虽然没有实施高祖的《沙汰僧道诏》,但对佛教严加整治,禁令森严。由于政治的需要,在他继位前后,也有很多扶持、利用佛教的表现。如:太宗继位之前,以秦王的身份率兵围攻洛阳,征讨王世充时,为了取得少林僧侣的支持和帮助,曾致函少林,要“护持正谛、化阐缁林”;但他攻占洛阳后,却废除隋朝寺院,沙汰僧人。贞观三年(公元629年),太宗舍通义宫为尼寺(兴圣寺),并大行布施,又为太皇武帝造龙田寺,为穆太后造弘福寺。同年(公元629年)闰十一月,太宗颁发《为战阵处立寺诏》,在当年各战场修建寺庙,为战死者设斋行道,超度亡灵。他在幽州立昭仁寺,吕州立普济寺,晋州立慈云寺,汾州立弘济寺,邙山立昭觉寺,郑州立等慈寺,洺州立弘福寺。他还设斋行道、普度僧尼等,皆为求五谷丰登,祈雨酬德,也是为了维护政权的需要。

贞观十九年春(公元645年),从大唐去印度取经的玄奘法师,载誉回国,朝野轰动。玄奘回国之初,向太宗请求设立译场,起初对此事他并不热诚,后来法师固请乃许。太宗先后两次劝玄奘还俗,助秉俗务。太宗敬重玄奘,除自己也留心学问,旁及释典,常与义学僧侣交流,敬重玄奘的人品和学识外;还有一些政治原因:由于玄奘在印度的崇高声望,赢得了戒日王的尊重。贞观十四年,戒日王会晤玄奘;第二年遣使至唐,太宗亦遣使抚慰,建立了中印历史上首次正式的友好关系。贞观十七年,李义表、王玄策奉命出使西域,游历印度诸国,并于摩羯陀国摩诃菩提寺立碑纪念。贞观二十一年,王玄策再次出使印度,正逢戒日王去世,印度国内大乱,王玄策联合吐蕃等国之兵平定了其内乱。同年,李义表从西域回来,奏称东天竺童子王请译《老子》,太宗命玄奘翻译。玄奘在中印关系和中印文化交流中的重要作用,也是其受到太宗敬重的原因之一。

太宗晚年对佛教的态度有所转变。他曾亲制《圣教序》,从玄奘听瑜伽大意,论金刚般若。他敕令“京城及天下诸州宜各度五人,弘福寺宜度五十人”,计度僧尼一万八千余人。崩御之年,太宗还多次对玄奘说:“朕共师相逢晚,不得广兴佛事”。由于太宗晚年转向对佛教的信仰,使得唐初的先道后佛政策有所改变。

唐太宗之后,高宗、中宗、睿宗均信奉佛教。高宗李治为太子时,为了给母亲荐福,修建大慈恩寺,并度僧三百人;他赞助玄奘译经,为之作《述圣记》。高宗亦崇奖道教。在佛道先后问题上,他采用了折中的办法,下诏曰:“公私斋会,及参集之处,道士女冠在东,僧尼在西,不须更为先后”。中宗李显刚出生时,即从玄奘受戒,法名“佛光王”。据载“中宗时,造寺不止,费财货数百亿;度人无穷,免租庸者数千万”。睿宗李旦佛道并重,景云元年(公元710年),一次度僧、道三万人。他认为佛、道二教虽教派形式有别,但从传授的道理及救度教化俗世来讲是一样的。

女皇武则天时期,唐代佛教发展到了一个新的高度。高宗因患风眩,自显庆(公元656~661年)以来,大小政事,皆决于武后,武则天实际掌握了唐朝政权。唐高宗驾崩后,中宗继位。垂拱四年(公元688年),雍州人唐同泰上表称于洛水获得瑞石,上书“圣母临人,永昌帝业”。武则天得知大悦,称此石为宝图。同年六月,又有人称得瑞石于汜水,这就是所谓的“广武铭”,铭文中有“三六年少唱唐唐,次第还唱武媚娘,化佛从空来,摩顶为授记”等,暗示武媚娘当为天子,乃是天意。载初元年(公元689年),有沙门上表《大云经》,称经中有女主者。武则天得《大云经》后,敕两京、诸州各置大云寺,藏《大云经》。同年九月,她正式登基称帝,改国号为周,改元天授。长寿二年(公元693年),菩提流志等译《宝雨经》十卷上呈武则天,在经中有:“在佛灭二千年时,将有一菩萨,在印度东北方的中国,故现女身,为自在主”等内容。

以上所述,是否是武则天为夺取皇位,利用佛教大造舆论,暂不作争论。但在其统治期间,佛教得到了广泛支持,使唐代佛教达到了空前的鼎盛局面。

武周时期(公元699年),八十卷《华严经》,在实叉难陀的主持下,于洛阳完成翻译。武则天亲为作序,称此经乃“诸佛之密藏,如来之性海,添性海之波澜,廓法界之疆域”。在她的扶持下,以法藏为集大成者的华严宗创立了,并成为中国佛教史上的一大宗派。

武则天对禅宗的禅师也礼敬有加。公元701-704年,她敕诏神秀禅师入京传法,并亲加跪礼。武则天多次邀请慧能入京,慧能托病不出,最后将慧能的得法袈裟请到长安,于内道场供养;又召慧安禅师入禁中问道,以师相待。

上一课
隋朝佛教
返回目录
下一课
中国古代十大宗派简介
全文下载
PDF格式
RTF格式
内容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