了解佛教

第三十五课 • 清代佛教

清代佛教是从清顺治元年至宣统三年,共二百六十八年间清朝一代的佛教。清代为满洲贵族爱新觉罗建立。满族原来信仰萨满教,对天神地袛的崇拜十分流行,在满族统治者入关以前,就已接触了佛教。如清太祖努尔哈赤建立“后金”的前一年,在贺图阿拉城外修建了七座寺院。太宗皇太极即位后,在不断扩张的过程中,仍然对佛教多有保护。清朝统一全国后,佛教政策多承自明代。从中央到地方都仿照明朝设置了寺院衙门,以掌管佛教事务,为僧人发放度牒,确立僧人身份。这些衙门职位均选由朴实严谨之人担任,在职其间,不穿官服,仍着常服,与朝廷命官严格加以区分。朝廷还制定了相应的律例来规定僧尼的行为。这些法律从出家、建寺到僧人犯戒直至违法都有严格的处罚规定,涉及了佛教各个方面。这些措施的实施,一方面保证了僧人队伍的质量,控制了僧人过度膨胀或素质太差;另一方面,也严防有人利用佛教从事反抗清朝统治的活动。雍正年间,采取了“摊丁入亩”的赋税改革,依据占有土地面积统一征收赋税;这样,具有免税作用的度牒也就失去了意义。因此,乾隆十九年,实行了近千年的度牒制度被废止。

清朝前期的几位帝王与佛教的关系,也是佛教史上较特殊的现象。清政府定鼎北京后,年仅六岁的爱新觉罗•福临登基,成为入关后清代第一位皇帝,即清世祖顺治帝。在顺治帝的屡次邀请下,顺治九年,五世达赖喇嘛到达北京,顺治帝在南苑接见了他,并布施银两,安排他住在特地为其建造的黄寺,又册封五世达赖喇嘛为“西天大善自在佛,所领天下释教,普通瓦赤喇怛喇达赖喇嘛”。册封的金册、金印用满、汉、藏三种文字写成,其中“所领天下释教”藏文的意思是“在一个广大的范围内”。这样达赖所拥有的也只是管理藏区佛教的能力。通过金印册封达赖,在政治上,清政府加强了对西藏地区的控制,同时也使得信奉喇嘛教的蒙古各族纷纷归顺清政府。

顺治本人对佛教也有很深的信仰,曾经自称“吾本西方一衲子,为何落在帝王家”,他和僧人交往甚密。顺治十五年,顺治帝最宠爱的皇妃董鄂妃所生之皇四子早夭,对顺治打击很大,此后,他有了出家的想法。顺治十七年(公元1660年),在董鄂妃久病去世后,顺治帝决意出家,其后不久因染天花之疾驾崩,葬在孝陵。但有传说,顺治帝并未死,孝陵只是衣冠塚,他而是到山西五台山出家为僧,时年二十四岁。

圣祖康熙、世宗雍正、高宗乾隆是清代较有作为的皇帝,被称为三朝盛世。他们在位期间,对佛教采取了扶持的政策。雍正自比和尚,参与僧诤,编写语录,直接干预佛教事务。著有《拣魔辨异录》、《御选语录》等佛教著作。对清代的佛教传播产生了重要影响。嘉庆之后,国势渐微,仁宗及其后历代皇帝都忙于应付内忧外患的国家形势,无暇顾及佛教,也不可能采取扶植佛教的政策。

清代佛教各宗从传承上看,都相续不断,除禅宗与净土外,其他各宗影响相对较小。

清代禅宗实际仅活跃于清初。当时,伴随新旧王朝更替,禅宗在清代有一个短暂的复兴期,禅宗规模有所扩大,社会影响范围较大,同时也有一些知名禅师出现。在雍正干预禅宗内部纷争之后,禅宗已是名存实亡。禅宗就门派来看,仍是以临济、曹洞为主。临济宗又分为天童系和盘山系,曹洞宗分寿昌系和云门系,这四系构成了清代禅宗的主体。在理论上,禅宗没有什么新发展,值得一提的是由道盛提出的“集大成”理论。集大成有广义、狭义之分。广义上集大成是指以佛学为中心,集儒、释、道三家大成;狭义的集大成则指以禅宗为中心,集儒家诸说之大成。他的这些思想对当时的佛教界产生了一定影响,道盛以儒家行于世,以儒禅合一作为其行为准则,对士大夫由儒入禅起到了很重要的作用。禅宗各宗派之间常发生一些激烈的争论,但争论中理论成分淡薄,派系内容浓厚,在雍正帝钦定禅宗范围后,这样的争论也没有了。禅宗编集了大量的禅宗典籍,除了辑录诸禅师的著作外,还出现了众多的灯史著作。清代的禅宗中有不少为当世所重的诗人、画家。著名的诗僧有僧函、苍雪、借庵。画僧以八大山人、石涛、石溪、弘仁最有名,号称当时的四大画僧。

清代前朝,有不少士大夫皈依禅宗,如道盛弟子中较著名的,都曾为官僚出身,因明亡而出家。明末清初的思想家方以智属影响较大的在家弟子。


  • 图1

清初之后,禅宗的地位渐渐为净土宗所取代。净土宗是清代各宗的共同信仰。清代净土名家辈出,有省庵、行策、瑞安、印光等。省庵死后被追认为净土宗第九祖,印光(图1)被尊为第十三祖。行策是清代“打念佛七”的首创者,著有《起一心精进念佛七期规式》。

天台宗自明末重兴以后,清初时天溪受登影响较大。清中叶有观竺、敏曦。清代律宗主要承自于明末,明末时古心如馨传律学于南京古林寺,弟子寂光后将律学引入宝华山,所以律宗自明末便有古林、宝华二派。在清代影响较大的有寂光的弟子续体,可称“律宗中兴”的人物。华严宗以续法和通理较为著名。续法被认为是清代华严宗的中兴人物,通理是清代中期有名的华严学者。乾隆四十五年,班禅六世入京,通理奉命与他谈论佛法,被封为“阐教禅师”。月霞为弘扬华严宗的最后人物。这一时期的唯识学仍处于冷寂状态,清初有灵源大惠、古德大贤、新伊大真等人是当时为数不多的唯识学者。清末时,松岩曾以唯识论评论当时新译的西方新学《天演论》、《民约论》。清末的杨文会从日本搜集到大量的国内已遗失的唯识典籍,唯识学遂成为清末的佛教显学。当时杨文会的弟子欧阳渐继其师主持支那内学院,时称“南欧”。韩清净在北京主持三时学会,时称“北韩”。此两地成为南北两地的唯识学中心。

上一课
明代佛教
返回目录
下一课
近现代佛教
全文下载
PDF格式
RTF格式
内容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