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证佛法

二 • 怎样修证佛法

我们究竟怎么样修证才会不被物质区、光音区、波动区的一切牵引、迷惑?第一、通过禅修,培养专注力,聚集能量,转化成光,进入正定。第二、破除对“自我”的执着。第三、累积功德。

第一,刚开始修证佛法,我们可以把自己放在“物质区域”,那么我们需要通过持续的“专注力”证入“忘我”的状态,这样我们的身心才可以从“气”的运化聚集成“能量团”。大乘佛法的密宗讲“心气”是“不二”的,对于凡人来讲,心就是气。中国道教修炼内丹也是在聚集能量,他们内守穴窍,凝神入气穴,心念空灵虚极,忘我到恍兮惚兮。这种意识状态就是炼“内丹”的火候,性空真火。意到气到,生生世世累积的能量被聚集到他们身体意守的“穴窍”中即“丹炉里”,中空的能量团密度越来越大,体积越来越小,最后爆炸发光,炼成为“内丹”,等级高的叫“金丹”,这个“金丹”就是“阳神”。这样他们即可以修出一个像佛教里面讲的“光化体”,大家称这个“光化体”叫做“神仙”,虽然这个“光化体”不像物质那样容易毁坏,而且有神通,但是“光化体”仍然是光音区的一个相,仍然有生灭轮回。

佛法的能量聚集也是靠“专注力”达到“忘我”的状态来完成。他与道家有个最大的区别是:佛法的指导思想起点就是“无我”的,佛法讲用于修证的这个“刹那生灭的身心”是一个幻境,他用于内观的三脉七轮也是其大无外,其小无内的。所以行者通过专注力进入“忘我”的时候,他比执着“我相”,求长生不老,羽化登仙的道家,证入的意境更广,摄受的能量更多。用一个不太恰当的比喻,就是一个大杯子与小杯子的比喻。能量是无分别注入的,专注力也基本相同,但大杯子装得更多,只因为法器大而已。所以,佛学的修证者通过“专注力”进入忘我,聚集能量转化成光,进入光音区,他可以得到光化的“意生身”。而在果位上“意生身”是无限的,有很多,他们可以进入不同的世界,而不像道教只有一个“阳神”而已。

在物质区的行者,很执着于固定的形象、外表,得失心很重。因为物质、形象、外表都是有成住坏空的,都在刹那不住地改变。但行者观照不到,所以,一旦事物最终发生变化,行者的心境就会被影响干扰。

佛法修证者,刚开始进入光音区时,就开始进入佛学讲的定态。因为我们如果还在“气”的状态下,气在脉道循环,我们的杂念是无法停止的。(其实真谛是,气的流动也是幻境,是因为我们分别执着导致的幻境。这就是慧能禅师刚到广州光孝寺时,两僧看到风吹旗帜在动,便互争是风动还是旗帜动,最后慧能代他们回答:是仁者心动。)因我们的意识分别、执着,所以,在“气”的生命状态时,很难入定。所以大部分的修行的宗教门派都在“调气”上入手。当我们的气在脉轮深处聚集成为能量,随着能量的密度的加强,我们就可以静下来,甚至进入忘我的状态。等能量转化成光,就开始进入了定态,因为光可以不动了(其实光也在动,还有振动和生灭,只是对于我们粗糙的觉受和分别来讲,似乎停止了)。刚刚进入光的定态的时候,就是佛教禅宗说的“明心”的开始。只不过,这个刚开始的“明心”还停留在中国禅宗神秀禅师一首偈子的境界:“身是菩提树,心如明镜台,时时勤拂拭,勿使惹尘埃”。当光明渐转,进入真空地带时,才到达慧能禅师的境界:”菩提本无树,明镜亦非台,本来无一物,何处惹尘埃。”

光音区的转化,基本上是“光明境”的转化,它大概分为四个次第。先从可见光,赤、橙、黄、绿、青、蓝、紫进入不可见光,有根器的人再转入灵光(银白色的光)或者金光。第二个次第是从“光”转入“明”,就是没有光的感觉,但感觉到很“清明”,“清明”的意境是一种“明亮”的感觉。第三个次第,“清明”再转入“空明”,“空明”的意境是“天亮了”。“天亮了”的境界再转入“空”。此时行者即可破光明与黑暗的分别,但破光明与黑暗的分别时,有的行者同时已可证入真空地带。证入光音区的行者,一般喜悦、宁静、快乐多一些,是因为他们的定力增强。

刚开始在有为法中修证时,首先缺失的是持久的专注力,现在先介绍几个培养专注力的小方法。

(一) 内观意守

内观就是行者将注意力放在自己的身心内。为什么用内观呢,有一些法门也用外观,比如:用眼睛盯着外界的一个物品或者一束光、一个点来令自己专注静下来。虽然在忘我之后并无身内身外之别,但笔者认为,刚开始修证的人,将注意力放在自己的身内好一点。因为我们平时诸根都向外漏,我们的注意力其实都在外面,能量向外散失。如果注意力开始放入体内的任意点上,都有“收心摄意”的作用。比起外观,唯一的缺陷是,内观没有看得见的目标,注意力易散失。虽然有觉受,但行者还不能住在觉受上,不让觉受打扰自己的专注力,要“觉而不动”。

其实,专注的内观一处,近似于道家的“意守”,只是佛法选择的内观部位与道教的“意守”有不同。很多人不明白,为什么佛教的气脉讲三脉七轮,道家讲奇经八脉。因为角度不同,佛教把人当作法界,从“无我”的角度看气脉,更近似一个中空的球体。而从有形的角度看,身体的气脉循环当然局限于人类的身体内,范围也只涉及到了太阳系,即小周天、大周天的运化。当证入无心的境界时,脉也不存在,同归虚空。

一般内观的部位可选择:眉心轮中心(两眉心中间的位置)、心轮中心、脐轮中心、海底轮中心、生发宫、整个脊柱或脊柱的一个穴位,中脉的任何一点或整个中脉位置。易昏沉者选择较高位置意守,散乱者以较低点为好(但高血压者不宜守头部,女子月经来时不宜守海底轮)。

在内观时,不只是觉得两眼向内看,那样“意念”仍在头部,“心气”并不能下达于关注的位置。是心气与注意力同时要进入“内观处”。这是内观很重要的一点。不能把握要领,可以观想吸气时,将气吸入被观处,呼气时从被观处呼出,几次之后“心气”自然入于被观之处。内观时,注意力、呼吸与关注的部位合一才是最重要的。“内观”时,内观之处不应频繁移动,偶然调整一两处位置即可。除非是在练气功想清理体内的一些障碍,或有老师传授的其他法门在修,否则,不要移动你的“内观专注点”。这样易聚集能量,进入忘我,得定。

内观时,内观的部位出现任何冷、热、麻、胀等等觉受或忽大忽小,光明境界等都属正常,没有也算正常,不用大惊小怪。这种“内观法”的目的是培养你的“专注力”以及将长久向外驰逸的能量收摄回来而已。时久,会有光明生起或因专注力进入定态。

(二) 观呼吸法

只要我们正常活着,呼吸就不会有片刻停止,但很少有人每时每刻都了解自己的呼吸状况。你刚才的一刻是吸气还是在呼气,呼吸的长短、快慢如何,是暖还是凉,我们都不易在散乱中察觉。观呼吸法即是通过让你清晰地观看、明了你自己的呼吸状况,而培养专注力。但是,在佛陀曾经教授的法门内,观呼吸法是很重要的法门,它被称为“安般守意”。佛陀的儿子罗睺罗就是从此法门证入阿罗汉果的。如果你不是专修此法门的话,也可以只把它作为一个培养专注力的方法。

具体观法:

上坐后,全部的注意力放在自己的呼吸状态上,呼吸的长短冷热,每一息都要清楚。而且随着心的专注和沉静,呼吸不只从鼻出,行者会觉得呼吸从身体的任何部位出,从每个毛孔出。忘身时,只有呼吸,不知从何出……然后从此入门进入似乎不呼不吸的入定状态。

(三) 数呼吸法

行者上坐后,身心放松集中意念,从一数到十,然后返回来再从一数到十,一直持续这样做。数呼吸法意在培养行者清明的专注力。如行者昏沉散乱打妄想,可能就数到十二、十三了,而且用数数字代替杂念。但要注意,专注力的培养中,行者始终要保持一个清明的觉知。但前面的“内观意守”与“观呼吸”都结合了身体的气脉修法,对生理的转化帮助更大。不过没有最好的法门,适合你当下修的就是最好的,不要执着。

(四) 持咒(持名号入禅定法)

咒语有很多种,常见的基本上可划分为:①祈请咒,如百字明;②相应咒,如诸佛菩萨心咒;③降魔咒,如楞严咒;④超度咒,如往生咒等。如配合禅定修行,最好持相应咒。“六字大明咒”是观世音菩萨心咒,行者持诵久了,可以与观世音菩萨的“无缘之慈,同体大悲”相应,得到加持和护持,清洗业力。

持诵时,声音从“下丹田”出,有点像美声唱法,身体内部就像真空,整个音流充满体内,振动脉道。(不要用喉咙在唱或用口在念诵)。这样持诵行者才能进入定态。而且持到一定时候,只要行者专注力足够,身心就是“六字大明咒”音流,入法界音声海。

持诵佛菩萨的名号也有很大加持力,因佛菩萨们在“因地”都有大愿,持诵他们的“名号”易与他们的愿力相应,得到他们的救拔和加持。如要与禅定相应,就是像持咒那样持诵名号,如南无阿弥陀佛,持诵时也像持“六字大明咒”那样持,可以入定态,行者也许可以立刻见到“西方净土”和“西方三圣”现前,并非是在往生时。

总之,要通过持咒和持名号入禅定,持诵的方法很重要,一定要让音流从身内出,振动脉道。

常见的应当以“南无阿弥陀佛”和六字大明咒“嗡嘛呢呗咪吽”或三字咒“嗡、啊、吽”是首选。行者都可以观想它们排列于中脉,然后从身或头顶振动而出,音流遍满法界。有些行者很快就身心化为音流,有些行者会身心充满光明,因法界中光音是一体的。音的振动也可产生光,光明中有音有相,化生一切。身心充满光明时,行者会忘声忘身。层次更高的行者可以在光中见到阿弥陀佛和观音菩萨之相,而且与他们合一,无二无别。

上一课
修证佛法的实相
返回目录
全文下载
PDF格式
RTF格式
内容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