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刚般若波罗蜜经

第六品 正信希有分

这一品的大意是:当佛在前边刚谈过了一位修行人要成就无上正等正觉的佛果,应不着相发愿,不住相布施,不执着身相见如来,并说一切相皆虚妄不实。行者应安住在这样的见地中行菩萨道,才能尽快突破时空、身心一切内外境的障碍,回归自性如来。

此时,须菩提担心未来世佛涅槃后,如果有人闻听到这样的言说章句,是否会相信并按此修行?佛肯定地告诉须菩提,不用担心,在我涅槃后,即使佛法住世的最后五百年,也有一种人能对此言说章句生起信心,认为这样的说法真实不虚,以此作为成道的正见。

那这种人是怎样的人呢?持戒、修福的人。佛说这些人已不是在一佛、二佛、三四五佛前广修功德,种下善根的人,已是在无量千万佛所种下善根。而且佛还预言,在未来世,如果有人能闻听到经文内容而一念清净,生起正信,这些人所得到的功德与前面广修福报、广种善根的人一样广大。为什么会这样说呢?佛说,因为这些众生虽未持戒修福、广修供养,但他们如果能一念清净,生起正信,他们已经破了我相、人相、众生相、寿者相,甚至也不着法相,不着非法相。所以在一念之间,功德很大。

佛在此说的这些人,便包括我们现在正在学习《金刚经》的人。在两千六百多年前,佛陀提到了我们,并为我们做了预言,说我们的功德非常之大,因为我们不只相信,还在按此内容修证。所以证明了须菩提的担心是多余的。

在这一品中,有几个概念我们要了解一下。原文是:“是诸众生,若心取相,则为著我、人、众生、寿者;若取法相,则著我、人、众生、寿者。何以故?若取非法相,即著我、人、众生、寿者,是故不应取法、不应取非法”。在此,佛连续提到了“若心取相”、“取法相、取非法相”,都是错误的。

那么什么是“以心取相”呢?这里说的“以心取相”,当然涵盖了佛前面说的所有内容,即众生不应住相修行。比如不着相度众生,不住相布施,不住相见性等等。

在此,我们再举几个日常生活中的事例来说明一下。比如,平时我们听到别人说你的坏话,你心里就嗔恨不已,这就是“以心取相”。如果以文解字,就是你把那句骂你的话取过来,放在自己的心里了。此时,你已经认为自我、他人、那句话都真实不虚,即使表面上不说什么,心里肯定会糟糕透顶。其实,你可以不受那句话,干嘛把它如获至宝,装入心中三四天过不去呢?有人说,我要把它观空,所以他把那句话牢牢记住,然后坐在座垫上,将自己、骂他的人,以及那句伤害他的话在头脑中想象成一个肥皂泡,想像成一个虚空、一个梦。但他会发现,即使是肥皂泡,即使是虚空,即使是一个梦,这些都仍然可以使他痛苦不堪。其实,真正的观空,是“不受”,令心如如不动安住在那儿,这才是观空的初步状态。

比如曾经佛陀在世时,有一个人冲到正在静坐的佛陀面前骂了佛陀半天。当他的骂声停下来时,佛陀睁开眼睛平静地对他说:“我问你一个问题,如果有人送礼物给别人,别人不收,礼物应退还给谁呢?”那个人说:“当然退还给送礼的人。”佛接着说:“刚才那些话,我也不收,现退还给你。”

再比如,有些人准备在未来做一些事,但是他在行住坐卧中老是在头脑中记挂着那件事,说我还没有做那件事呢。即使身体休息了,大脑也不休息,甚至睡梦中也惊醒过来说,那件事还没做完呢,这也是以心取相。不能在做事时精进做事,休息时全然放下。

再比如,现在网络的普及应用,大家每天在网络平台上可以浏览到许多的负面信息。如果这些信息正好对应了行者过往的人生阅历和经验,行者就会更加坚定这些负面信息的真实性。日久天长,头脑中就会充满这些垃圾信息,使人无缘无故地非常疲惫,甚至情绪低落、消沉。而且最糟糕的还不是这些,当人的头脑信息中负面信息充满,又不注重累积善报的人,很快在他眼前、周围,看到、体验到的全是别人的缺点和丑陋的语言。他会变得非常暴躁、挑剔,然后又自责、烦恼,这样恶性循环,人际关系以及事业都因其受很大影响,更别谈修证了。

曾有一位平时心地很善良、正直的朋友,就是因为这些负面信息在头脑中充塞太多,而且把未来的事总挂在心上,不能及时放下休息,所以脾气变得越来越差,与父母、家人关系弄得很僵。为了调整自己,她去学习儒家文化,认为自己不孝,不能做一个好女儿、好妻子。其实,她最该做的是尽快清除头脑的库存负担,否则她自己都累得快崩溃了,已无力去尽孝、尽责。如果她自己的状态调整过来了,那么不需要任何圣人的言论来教她怎么做,凭她的正直、善良,她一定会是一位孝顺的女儿、尽职的好妻子。这也是以心取相。

如果现在我们懂得不应以心取相的道理,去面对自己看到的、听到的、体验到的,在心中如如不动、不取舍分别,即使是那些负面信息也不会变成负面能量影响到我们的生活和修证。

那什么是“着法相,非法相”呢?

在佛的最高见地中,众生本性是佛。我们现在认为自己是凡夫众生是因为我们着了种种相,认为自我以及时空中的一切都是真实不虚的,而且心念被境界、认知、定义转,所以我们一直像在幻境中做梦。佛说:“众生幻心,还依幻灭”。所以佛说法是为了让我们放下执着、取舍,从幻梦中醒来。佛法也是虚妄的,只是我们放下执着暂时依止的工具。但有一些行者不理解佛说法的本怀,把佛法当成一门知识、一种理论,去执着、分别,认为有固定的法可学、可得,有一个佛可成,这即是着了“法相”。

其实这个现象更多地发生在现在末法时代的众生身上。在此,我举一个不太恰当的例子。比如,有一个人要去一个地方,不知道怎样走,问佛。佛告诉他向东走,并告诉他中间可能出现的岔路,怕他记不住清楚,又为他绘了路线图。这个人听到这番指导后,并未向东走,而是在原地打转,并激动地说:“这真是正确的见地啊,佛好伟大。佛怎么能知道这些见地,而我不知呢?我与佛有何不同呢?佛是怎样知道的?这么重要的指导,我应该背下来!”如果这个人一直在原地打转,在头脑中形成种种知见,认为自己得了法宝,却一直未向东走,那佛对他的指导是毫无意义的。而且,佛指导的方式也仅仅是针对他的,如果明天问路的是一只猴子或海中的大乌龟,佛指示的路可能就是山路或者海路。如果是一只鸟,那可能就在空中飞了。所以,佛法并无定法可学。佛所说的一切只不过是让你放下疑虑,道破盲区,听懂了马上放下执着,马上去行的。就像刚才那位众生,应该立刻向东而去,才不枉佛苦口婆心的指导。否则,那张地图就没有意义了。

同样的道理,如果修学佛法的人把佛法当成理论研究、供奉,认为得到了无上真理,却没有放下一点点的欲望、执着,没有行菩萨道,就是着了法相。如果这样修行,是没有办法成就最后的目标——无上正等正觉的。

反之,如果有众生听到佛说:“众生本来是佛,佛法是虚妄的,一切相都虚妄不实”这样的言论,认为可以“无修”、 “无证”,不再听闻佛理,而且不修福德、不惧因果,一切随顺自然,所做就是随缘,就可成就无上正等正觉,这即是着了“非法相”。众生的妄心迷梦,还需依止佛的正知正见,精进修行才可以醒过来。醒来后才知一切相虚妄,整个修证也是在梦中所行。

佛在这一品的最后,对他的阿罗汉弟子们说了一个比喻:把佛法比作渡河用的船,告诉弟子们不应着法相。说:“过了河,船就应该舍去,不应该背船上岸。”如果连帮众生度过生死之河的佛法也应适时舍去,那所有的令你轮回、经历苦难的不正见,更应该马上舍去。

上一课
第五品 如理实见分
返回目录
下一课
第七品 无得无说分
内容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