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刚般若波罗蜜经

第十品 庄严净土分

因为佛在《金刚经》中的开示几乎是连贯的、一气呵成,层层递进、层层清扫,破除弟子们的迷惑与执着,扫去了他们求道、成道路上的障碍。现在我们把佛的开示分段落来学,只是方便讲说、记忆,但在大家理解时,每学一品都应知道佛在前面大概讲了什么。

现在我们来回顾一下,佛这次的开示缘于须菩提的问题,即刚发心求取佛果的人该怎样安心?怎样降伏内心的烦恼和障碍?佛通过开示不仅告诉弟子们怎样修证,而且在层层剖开所有烦恼以及心不安的原因。

第一、二品中,是经文说法的缘起、时间和地点。第三、四、五品中,佛谈到了弟子们修证要不着相发愿,不住相布施一切,不应执着身相见性。然后在第六、第七、第八、第九品中,佛接着破除了弟子们对佛果、佛法、四果阿罗汉等相的执着和错误认知,令弟子们知道终无法可得,回归佛性只需放下分别、执着。佛的开示只是指航的灯或交流的方便,你听完佛说法,照着做就行了,不用执着所有名相。

那佛在第十品,又开始破弟子们对哪一种相的执着呢?下面我们来接着听闻。

佛陀仍反问须菩提:“你认为如何,如来过去在燃灯佛那里,曾得到过什么法吗?”须菩提回答说:“世尊,我认为您在燃灯佛那里没有得到什么法。”

在这一句中,佛是告诉弟子们:现在不是我释迦牟尼佛是如此来教授你们的,曾经我在我的老师燃灯佛处,于法也无所得,只是在那儿放下了我所有的执着和分别。这句话也同时呼应了前面佛说的:“一切圣贤,皆以无为法而有差别。”

佛接着问须菩提:“须菩提,你认为如何,菩萨真的修一切善行来庄严佛土吗?”在此,庄严佛土可以有几种理解:第一:造寺、建塔、写经、布施、供养、广做善行,这些也叫庄严佛土;第二:自净其意。修证佛法,收摄内心不放逸、内心安住在佛的正知见中行菩萨道,也叫庄严自心佛土。比如大家在前面刚学过《法华经》,在《法华经》中,常不轻菩萨见所有人都恭敬施礼,普敬一切大众,庄严一切所见,这都叫庄严自心佛土。但在佛的般若智慧中,众生应离一切相,来看庄严佛土的善行与功德,这样才能尽快契入空性。万法的本性是如来,如来本不生不灭、不垢不净,一切圆满具足,何用庄严!

故佛问须菩提:“菩萨真的在庄严佛土吗?”须菩提答:“不是这样,世尊。菩萨虽广修善行法门,庄严佛土,但安住在自性真空,无所行、无所得的角度,不执着庄严佛土这件事。只是随顺世俗的假名,叫庄严佛土罢了。”

佛陀说:“须菩提,正因为这个道理,所以所有的大菩萨应当在一切行为中,应当这样生清净心:不应住色、声、香、味、触、法生心,应无所住生其心。”

在此,佛陀说:“我们应无所住生其心。”那什么是“有所住生心”呢?众生心中有“我”,名六根;对境,名六尘;触境生起种种妄念、杂念,然后在这种妄想中烦恼、痛苦、生灭流转,这种妄想心即为有所住。菩萨应安住本心,如如不动、不取于相、不被境转,心常清净,明了心本空明寂静,随缘则应,过去不留,即为无所住生其心。

佛陀接着说:“须菩提,比如说,有人的身体威武广大,像须弥山那样。你认为如何呢,这样的身体大不大?”须菩提回答:“真的很大,世尊。为什么呢?佛说的这个像须弥山那样大的身体并非实有,是由无数善行功德聚合而成,只是随顺世俗的说法,假名称他为大身。”

在此,佛作了一个大身的比喻。因为菩萨在行菩萨道,功德圆满时就会在此世界示现出圆满的身相,如三十二相八十随形好,或者在定境中有像须弥山一样巨大的身体(须弥山在佛教中被认为是娑婆世界最高最大的山)。佛用这个功德圆满的身相来比喻,问须菩提这个身体大不大?须菩提说很大,世尊。但即是这样大的身体,在本质上也只是无数善行、福德聚合而成,随顺世俗起名大身,本质上是虚妄的。

上一课
第九品 一相无相分
返回目录
下一课
第十一品 无为福胜分 第十二品 尊重正教分
内容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