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刚般若波罗蜜经

第三十品 一合相理分

这一品的大意是,佛陀问须菩提:“须菩提,假若有善男子善女人,将三千大千世界碎为微尘,你认为怎样呢,这些微尘的数目是不是很多?”

须菩提回答说:“非常多,世尊。为什么这样说,假若这些微尘有一个真实存在的本性,佛就不会说这些微尘众数目众多了。为什么呢?佛说的微尘众,并没有一个微尘众的实体,是假名微尘众。世尊,如来所说的三千大千世界,也没有一个真实的实体存在,只是随顺世俗,假名世界。为什么这样说呢?假如世界实有,那就是众多现象聚合而成的一个统一体。如来说,众多现象聚合而成,也并无一个真实存在的本体,所以‘合相’只是称名为‘合相’。”

佛陀说:“须菩提,众多现象聚合而成一个统一体,是不可言说的,但一般人在其中执着、分别。”

这一品中,佛与须菩提的问题在第十三品中也提到过。原文是:“须菩提,于意云何。三千大千世界所有微尘,是为多不?”须菩提言:“甚多,世尊。”“须菩提,诸微尘,如来说非微尘,是名微尘。如来说世界,非世界,是名世界。”在第十三品中,如来从对弟子眼下关注的问题中,将视角拉向微尘一样多的广阔浩瀚的三千大千世界,告诉弟子们小到一粒微尘、大到三千大千世界,都只是假名,无实质的东西,令弟子们了悟如来说的诸法虚妄,不被境转,不被相迷。

在这一品,佛同样用微尘众世界来作比喻,但这次《金刚经》已对无我、无人、无众生、诸相虚妄、不生不动、不灭不异等见地在与须菩提的问答中,经过了不断的剖析,现在弟子们已站在如来无定相的认知上。但既然万物无我,又无定相,又不是虚空、简单地否定或抛弃,那在认知上,如来自性就是三千大千世界任意相或就是三千大千世界。为破弟子在这个认知中对相的执着,佛说:“如果善男子、善女人,以三千大千世界碎为微尘,是微尘众宁为多不?”如来在此,以微尘众来比喻众生还在执着时自性中显现出来的假相,像三千大千世界碎为微尘那样多,如果我们执着其实有,这些假相就会导引我们进入无量无边的生灭轮回了。

在此处,有人可能不太明白如来的这个比喻,这是在修证佛法中,当一位行者在了悟如来无定相、色空不二时,意境中很容易出现的一个错误认知:如来是宇宙一切相,而我们每个人本性都是如来,那我们本质上是宇宙任意相。这个见地没错,但如果行者是站在还着相的基点上这样说,就毫无意义了。我们自性可以是宇宙的任一相、任一缘起,但万法无生、本性空,这即是佛学中的缘起性空思想。如来不着一相实有,但也不会否定一切,或住在虚空不起用。

佛讲到此处,弟子们已不是一个闻法者,弟子们也已安住在如来真空之境中,尤其是称解空第一的须菩提。在如来真空中,像微尘众那样多的心相就是宇宙、就是世界,在此,心与物已是一元。微尘众既是指众生自性心相,也是指无量无边的物质世界,即指万法,所有这些都不是实有的。在此,我们借用现代科学来谈谈佛说的这个心物一元的世界。

现代科学常把物质分解,认为物质由分子构成,分子是由原子构成,而原子由电子、中子和质子组成。再后来,又发现中子和质子可以分解成更微小的东西——“夸克”。虽实验室证实了夸克的存在,然而单个的夸克却找不到。粒子学家们对此的最终解释是:夸克是极不稳定的、寿命极短的粒子,它只能在束缚态内稳定存在,而不能单个存在。如果这样,意味着构成物质的基本粒子我们看不到,那物质也是虚妄不实的。

二十世纪后期,科学界又提出了“弦论”。弦论的观点认为:自然界中的基本单元,如电子、光子、中微子和夸克等等看起来像粒子,实际上都是很小很小的一维弦的不同振动模式。我们姑且将它起个名字叫“宇宙弦”。每种振动模式都对应有特殊的共振频率和波长,而不同频率的振动对应于不同的质量和能量,所有的基本粒子,如电子、光子、中微子和夸克等,都是“宇宙弦”的不同振动模式或振动激发态。

如果把宇宙看作是由“宇宙弦”组成的大海,那么基本粒子就像是水中的泡沫,不断产生,瞬息湮灭,我们现实的物质世界其实就是“宇宙弦”演奏的一曲壮丽的交响乐。这似乎与物质的对立面——意识,有一些相同了,与佛法中的“心物一元”的观点相吻合。

物理学发展到了“弦论”,宇宙的万有都已“自性本空”,物质并非是客观实在。于是,二十世纪自然科学发展中,用“关系实在”来取代绝对的物质实体,即主张事物不是孤立的、由固有物质构成的实体,而是多种潜在因素缘起显现的结果。每一存在者都以它物为根据,是一系列潜在因素结合生成的现象,实在和存在被限定在一组本质上不可分离的关系结构中。

科学当中讲的“关系实在论”与佛法中的“缘起”说、“因果”说有共通之处。

因为现在大家生活在一个科学发达的时代,对大多数人而言,科学的论据比佛法更有说服力,故我摘录了中国科学院院士朱清时写的《物理学步入禅境——缘起性空》一文的资料,完整的原文可以在网上查找。在这些资料中,我们看到科学家在实验室推导出了宇宙万法并非实有,而是一种关系的显现。这与两千六百多年前佛陀在菩提树下证得的结果竟然不谋而合,佛陀告诉我们,宇宙万法缘起性空,而在人世界,佛也谈因果报应丝毫不爽。

我们回到原文,在此品的最后几句,如来说:“如果世界实有,即是一合相”,“一合相”的意思是无数相总合在一起。但佛又说,这个假名的“一合相”即是不可说,但凡夫之人贪着其事。

这个佛在经文中提到的不可说的“一合相世界”,即指“缘起性空”。万法因缘具足而生,每种缘又本性空,只是假名,这就是我们眼中的世界,我们执着的人生。这个世界的一切,如无量无边的种种泡沫堆砌,互相作用,互相影响,不断地生、灭、变、异,无法知道最终结果,也不会有目标方向,只有互相作用的因果不爽,因指向果,这就是方向。而这个“因”也不是你一个人的“因”,万物的“因”互相在起作用,故在不同的时空相同的“因”也可示现不同的果。佛说,这个“一合相”不可说,但凡夫之人贪婪这个聚沫般因因果果的世界,认为其实有,纠结其中的生灭、变异、得失。

上一课
第二十九品 威仪寂静分
返回目录
下一课
第三十一品 知见不生分
内容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