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刚般若波罗蜜经

回顾

现在我们来简单回顾一下《金刚经》在说什么?

佛说《金刚经》,缘自于佛的大弟子须菩提问的一个问题,即:“刚发心求取佛果的善男子、善女人,该怎样安住在佛的知见道上?怎么降伏内心的烦恼、妄念?”

佛从下面几点做了开示,因为这几点是弟子们当下修证必须面对的问题,也是最容易执着,最容易在知见上出错的地方。

第一点,首先发愿普度众生。

因为一个人要发愿成就佛果时,应该知道自己是要回归到生命的源头,而站在生命的源头看,我们的“心”是包含宇宙万物的。故当一个人发愿成就佛果的同时,也意味着是要发愿普度宇宙一切有情众生,内外一如。所以站在佛果位看,大乘菩萨发心求佛果,首先应发愿平等普度三界六道一切有情众生,要为救度众生出轮回而成佛,不能只为自己。

这个发心是修证的方法,目的是从发心开始就要破我执。如果我们无法理解自己的心包含一切众生,那试想一下,我们的心有时会慈悲得像菩萨;有时会愤怒、嗔恨、忌妒,像修罗;有时又渴求圣洁、纯净、完美,像天人;有时被身心的欲望吞噬,不再有任何做人的底线,随心所欲,像畜生;身心痛苦时像地狱道众生;对食物或情感饥渴时,像饿鬼道众生;对名、利、情执着贪婪时,痛苦不堪也不懂舍弃放手,像人;住在禅悦中享受光化境界时,像色界天天人;住在四空定中,像无色界天人。所以观我们自己的心识,具有三界六道一切众生的现象。所以度自己出轮回,度自己成佛,也同时等于是度六道众生的心。

所以佛一开始说:“一切众生之类,若卵生、若胎生、若湿生、若化生、若有色、若无色、若有想、若无想、若非有想、非无想,我皆令入无余涅槃而灭度之。”我们的心识中,涵盖一切有情众生的心识,我们成佛,其实是令一切众生入无余涅槃。

众生无量无边,我们的心识现象也没有止境。现在我们要回归生命的源头,那怎样安住修行道上,没有烦恼、妄心、杂念呢?佛在经文中告诉我们,我们只需要不着三界六道一切相,就可以安住,就可以没有烦恼障碍地顺利回归,就可以见到我们的自性如来了。但生生世世习气、欲望的牵引,使我们生起许多分别、认知、执着,“心识”中六道众生的种子触缘即发芽、开花结果。刚开始修证佛法,我们似乎对这些“缘”无能为力,佛便告诉我们:“要不取于相,如如不动。”不管是身心中生起的欲望、觉受,还是身心六根所见所闻,六根所感知、分别的一切,都不应被它们转。将它们先看成是幻境,就像你要离开一个地方,你一定不能还抓住一个地方的某些东西不放手,那你就无法离开半步。而现在要离开三界六道,是你的心识,故心不能有牵挂、执着任何东西。三界六道的一切都像路过的风景,了了分明,但在你心中却是幻境,不需执着、取舍,更不能粘着、绝不放手。否则,你的心就无法安住在佛的见地中回归源头了。

佛在经文中重点先破人类要成佛最执着的四相,即我相、 人相、众生相、寿者相。“我相”是对“自我”的认知,认为这个不断生灭变异的“身心”即是自己。这个“自我”的相是大家挂碍的,它的每一点觉受都牵动我们,令我们生起贪、嗔、痴、慢、疑,留在人道。“人相”即是指对他人的分别、认知,比如美丑、善恶等,然后生起种种见解、取舍、觉受,生起种种烦恼与不自在。我们管不住自己,还想占有、控制别人。

“众生相”即我们认知的三界六道有情众生,我们认为这些众生各有各的相貌、习性,故被他们的差别相转,不能平等对待一切有情。而且大多数人的众生相其实是一个广大时空的想象,除畜生道外,其他道众生看不见,似乎只存在于我们的习气种子里。我们被自己的习气欲望迷惑、牵引,就是被三界六道一切有情众生在转。

“寿者相”是人追求的目标,每个人都爱惜生命,都惧怕死亡,都想长生不老,这是人类着万物的生灭相,有固定执着的时间、空间观念导致的。着生死相的人即使追求佛的涅槃境界,也是想不再生灭。

佛说:“现在善男子、善女人,要发心回归生命源头,那不能安住,牵引他们无法回去的首先有根本的四种现象,即我相、人相、众生相、寿者相,先把它们看成虚妄不实,先从这儿放手。”所以在红尘中,菩萨自度利他,都实无“我”、无“众生”可度,要先有这样的见解。

第二点,佛谈到了大乘菩萨的出离:“不住相布施一切”。

布施是大菩萨修行中“破自我”的最快方法。菩萨要成佛,首先应有的就是出离心,即要能舍离身心内外一切,即舍离三界六道。如果你还留恋三界六道一切,怎么回归生命源头呢,那只能在三界六道流浪了。怎样舍离呢?布施、舍离时,观一切都是梦幻泡影,无得无失,这叫“不住相布施”、“不住相舍离”。因菩萨只要认为“自我实有”、“布施的一切实有”,那这个布施只是人间善业,只能得善报,无法成就佛果。而且菩萨在布施中,即会感受到付出、失去、牺牲、奉献,就会走得异常艰难,烦恼痛苦不断,很难安住在如来的知见道上,顺利回归生命本源。

故大菩萨的“出离心”是知三界六道一切虚妄不实,来修布施,来舍离,这才是真正的出离。这样布施的功德才是满虚空、遍法界,才能令众生从轮回幻境中觉醒。在现实的修证中,如果一位行者真的了知身心内外一切都是虚妄不实,也就没有什么不能舍离了。但大部分行者是先有这样的见地,慢慢修布施,从不舍到舍,从舍不求回报、不求理解中功德逐渐圆满。当贪婪、得失心终于尽时,才能知佛说的一切虚妄,原来所有一切的美丽、价值、作用、意义等都是你着相的心赋予的。所以,“不住相舍离”是菩萨的修证方法。菩萨在用佛的正知见对治舍离造成的“得失心”的过程中,功德逐渐圆满,慢慢从三界六道的幻境中觉醒了。

第三点,佛谈到一个人要发心成就佛果,执着佛相不能见自性如来。

即行者不能在意境中将“如来”固定认为是任一形象,而努力变成他的样子。如来在时空中示现种种相,但所有的相都是为了度众生随缘示现的。如果你现在要发心成佛,就应见到每位众生本有的佛性,才能称真正见到如来。不是令自己变成一位如来在时空中示现的样子,如果是那样,天界有神通、神变的众生,直接变成佛的样子就可以了,不需修行了。但那不是成佛。如果在你心中佛有固定的样子,你也无法了知如来的境界,无法成就佛果了。如果你能了知所有的相虚妄,不着自我的相、众生的相,也不着佛相,那你即可知你及众生的本来面目都是如来。

我们刚开始修证,因为心中不平等,有种种差别相,故有众生相,认为自己是凡夫众生,心中会有一个意境中要变成的佛相,这样圆满佛果便成为一个从凡夫相变成一个佛相。佛告诉众生,所有相都是虚妄的。你要回归生命的源头,不能有自我的凡夫相、众生相,当然也不能有一个要成的佛相,否则你无法成就。当你真的离所有相,不执着所有相,即会见到如来。

第四点,佛谈到一个人要发心成就佛果,还不能执着佛法相,也不能有非法相。

佛现在为我们说法,如因病与药,病不同,药也不同,我们病好后药也应舍。如果我们无佛相、无我相,就不会有说法和闻法者,也不会有法相。不应该有“得到佛法”或“某一种法是佛法”的知见;但也不应理解成佛否定了一切,说一切虚妄,佛法也虚妄,不需要学习、修证佛法,不需要功德,就可以从宇宙万相、从轮回的幻境中觉醒,或认为无法可依止学习,这又着了“非法相”。

如果执着“佛法的相”学习佛法,心识中只会增加许多佛学的概念文字,多加分别知见,是无法回到如来果位境界的。佛在说到不应着法相,不应着非法相时,开示说:“如果众生头脑中装着很多‘破相’的知见,而不是马上听完佛说法后放下执着,即着了法相。或放下执着后,又执着他学的那套法是真正的佛法,他得到了佛法,这样对法的执着和有所得心,就像一个人过了河背着船上岸了,仍未了知佛在说什么。”

第五点,佛谈到一个人要发心成就佛果,意境中不能有“果位”可得,佛讲法也无定法可讲。

即一个人虽不着佛相了,认为佛无形无相,其实着文字相的人,“无形无相”也是一个相。如果一个人不执着佛长什么样子了,进一步不能认为有个无上正等正觉的果位可得,因为成佛是放下所有的“所求心”、“所得心”。如果行者认为“无上正等正觉”是一个可获得的东西,不管是一个境界或是圆满的证量,所求心、所得心始终无法停下来,即也永远无法在当下回归到如来的真空之境中,也无法成佛了。

佛说:“我平时为大家说种种法门,并没有一个定法叫佛法。佛说法是安立于无我、无人、无众生的基点上说法,不可取、不可说,是对应每一类众生的执着随机施教的。因众生执着不同,说出的佛法也不同,根本就没有一个固定的佛法可得、可取。不是我一个人这样说法,其他圣人也一样。”

佛在说完一般善男子、善女人刚发心想成佛,最易产生错误的地方,这几处如没有佛的正知见,所有的修证就不是行菩萨道了,当然无法成就佛果。在现实生活中,大菩萨与凡夫众生一样,做世界一切事业、善行,但因为菩萨在佛的正知见指导下去做,就可出轮回苦海,成就佛果。而凡夫众生如没有佛的正知见指导,不管做什么,即使做慈善,有时候也会掉进烦恼、虚妄的苦海中,最多得些人天善报。

第六点,佛更贴近眼前闻法弟子的修行状态来说法。

《金刚经》开篇提到佛这次说法,闻法的有大比丘众千二百五十人,那这些大比丘很多有初果到四果阿罗汉的证量,而且没有证入初果到四果境界的善男子、善女人也会以他们为榜样,努力想证入他们的境界。怕弟子们用有所得的心求取果位成就,而不是通过放下分别、执着获得,所以佛就一一提问须菩提,从初果到四果有无果位可得。当然前面已谈过无我相、无人相、无众生相、无佛相、无法相,当然也不会有阿罗汉的果位相。须菩提一一作了回答,说并无果位可得。佛又用自己举例说:“昔日我在燃灯佛处学习,也没有得到任何法与果位。”

所有这些对答都是在破弟子们的“有所得心”。因一切相虚妄,但众生闻听后,这个“一切相”范围太大,佛又落实到具体的事项上,比如佛相、佛法相、阿罗汉相,这是佛弟子们马上希望得到的相,而且在意境中易执着的相。其实这些相与凡夫众生着的我相、人相、众生相、寿者相并没有不同。在日常生活中,佛肯定四果阿罗汉的每一个果位,只是代表修行中破了某些执着,暂时得到了一些普通人无法有的境界和证量。但众生本来是佛,我们应安立于这样的知见上来学习、修证佛法,那修证中经历的一切都是梦中事,不管获得什么、还是放下什么。但不要因此轻视四果阿罗汉,因为他们的证量使他们拥有了从梦中更快觉醒的能力。

第七点,佛说完阿罗汉果位后,又谈到了菩萨的功德相。

在刚发心的善男子、善女人眼中,菩萨行入世间、出世间一切善法,净化自心以及他人,普度众生,做一切护持佛法的功德,叫庄严自心或他方一切佛土。佛说本无我、无众生,世界万法平等,佛土本自清净,故菩萨行即无所行。发心成佛的人不能执着菩萨行,以及大如须弥山王的菩萨功德身相,否则仍会是“心有所住”,无法回到如来果位。菩萨“应不着一切相行一切善法”,也即“无所住生其心”,此时,菩萨的功德才能汇归空性,才能成佛。

在现实生活中,不执着“菩萨相”、“功德相”,佛不是说不需要行菩萨道,不需要功德圆满,只是要带着佛果位上的知见来做,这样,你才能很快就具有佛圆满的功德、品质和证量。因为你本来是佛。

第八点,佛告诉弟子们,发心成就佛果,应知小到一粒微尘,大到三千大千世界都是虚妄的。

这样才能安立于“无所住”的境界中,行菩萨道而无所行,生一切心没有生处、灭处、住处,这样回归如来果位才会安心,才会无烦恼、无妄念。

第九点,佛破的是弟子们心中的佛的功德之相,三十二相八十随形好,也是刚发心的弟子们易追求、贪婪的形象。

虽佛说一切相虚妄,但弟子们不一定马上就能把这个功德之相从心识中消除,仍可能会有所求、有所得,而且如果知道这个身相是菩萨累劫行菩萨道、行布施忍辱的结果,会生起敬畏之心,不敢轻易说它也是虚妄的。但佛说这个相是虚妄的,只是假名。

当佛破弟子们心中的执着到这儿时,解空第一的须菩提诸心消落,涕泪交流,得出了“离一切诸相,则名诸佛”的结论。现在大家听到此,也应懂得须菩提说的“离一切相”就是佛说的“一切相虚妄”。不是让你在现实生活中抛弃、否定一切相,或去辨别、争论一切相的真假、虚实,而是“知一切相虚妄”就是真离一切相,这样即是“无所住”生心,这样即是行无所行,修无所修,得无所得。如果一个发心成就佛果的人“知一切相虚妄”,所有障碍自己成道的事情便绝不会去做,更不会做伤害其他众生的事,而且在菩萨道上行布施、持戒、忍辱等也不会觉得艰难。

佛还用自己昔日修忍辱行的事例来阐述以上观点。佛说自己昔日做忍辱仙人五百世,并且在某一世“修忍辱行”,被歌利王割截身体,都安住在“一切相虚妄”的见地上,无我相、人相、无可忍的事相,不起嗔念,最后才能在“忍辱行”中见到空性,最终圆满佛果。

佛说到此总结说:“善男子、善女人,发心求无上正等正觉的佛果,应‘离一切相而发心’,因诸相虚妄,离一切相便无所求、无所得,这是真正的出离心,真正的菩萨发心。”虽知一切相虚妄,实无众生可度,但每一位菩萨要发心为利益一切众生而行布施、修忍辱等,这是修证方法,回归如来果位 “破我执”的需要,而且从本质上,利益众生就是利益自己。利益众生才能功德圆满,成就佛果。

佛又举例说,如果菩萨住相修行布施,我相、所求心、人相,都会形成修行的障碍,这些障碍使人的心就像进入暗处,无法见到光明。所有的相,小到一粒微尘,轻如一片羽毛,只要你以为它实有,并在心中执着、牵挂,那粒微尘、羽毛就会遮住你的眼睛,使你一叶障目不见森林,就会充满你的全部身心世界,使你如困囚笼,如负重压,不能回归如来自在之境。

佛还说,这样的见地,乐小法的人听不进去,因为“乐小法”者只求一点神通、神变之术,求此生平安健康、宁静快乐,求此生长生不老、生活得安逸幸福。这样的人要使他离所有相,接受“一切相虚妄”的见地而去行布施、持戒、忍辱等菩萨行,暂时舍离人间的荣华富贵,他是无法接受的。因他有我见、人见、众生见、寿者见。而在佛的眼中,这一生即使寿长千岁,也只是刹那弹指间。

佛在说以上见地时,告诉弟子们,如果有人能懂得我说的一切而去修行,功德、果报之大不可思议。因这样做可以获得从轮回中解脱,可以成佛,获大自在,当然功德果报不可思议。

以上所说基本上是佛在指出弟子们刚发心容易在见地上出现的错误,而且易执着的相,在经文中属于一个部分,即我们现在版本的前十七品。

《金刚经》在第十七品之后,我们看到须菩提向佛重新提出了问题,即发心求取佛果的善男子、善女人,应该怎样安住在佛的知见道上?怎样降伏内心的烦恼、妄念?而经文中佛的回答角度有所不同。因佛在前面十七品中已将弟子们心中当下执着的相全破了一遍,现在开始谈破相后的如来果位境界了,意在令弟子返观内照、如如不动,安立于诸法无我的角度,如果这样,弟子们与佛已不二了。我们假名弟子们应安立的这个境界叫“如来真空之境”,我们看看佛是怎样说这个境界的。

一、“如来真空之境”中没有发心者。因无我、无人、无众生,那谁在发心求无上正等正觉?在此,如来用自己在燃灯佛处来举例,说我昔日在燃灯佛所修行,正因为了悟了并没有一个发心者,也无一个得果位者,所以燃灯佛才为我授记成佛。并总结说,如来者,诸法如义。即说万法都是如此,都无我、无自性,本性都是如来。

二、“如来真空之境”中无菩萨。没有一个东西可以称名为菩萨,无大如须弥山的功德之身相,也无庄严佛土这回事。

三、“如来真空之境”中有五眼六神通,但肉眼、天眼、慧眼、法眼、佛眼,所见都是虚妄,所有的眼并无生处,所见一切都自性空。

四、如来有无量化身,随众生得度的缘示现在每一道,但“真空之境”中无示现之心。在人道示现,如来也说沙子是沙,也托钵化斋,没有与众不同。

五、“如来真空之境”中无过去心、现在心、未来心、无时空、无“时空”的流逝、变异或不动,是无生。

六、“如来真空之境”中无福德。因此菩萨道上所积的福德能无量无边,圆满遍一切处。

七、“如来真空之境”中无三十二相八十随形好。

八、“如来真空之境”中无宇宙一切相,无三千大千世界。

九、“如来真空之境”中不生一念,无人说法,无人度众生。

十、“如来真空之境”中无众生,无凡夫。

十一、“如来真空之境”无所得心。

十二、“如来真空之境”诸法平等(因诸法性空)。

十三、“如来真空之境”如来也说有我,但只是假名。

十四、“如来真空之境”无所观者与能观者。

十五、“如来真空之境”于宇宙万法不说断灭,即不是抛弃或否定一切。

十六、“如来真空之境”中如来不来不去,不生不灭。

十七、“如来真空之境”中无缘起,也无性空。

十八、“如来真空之境”无任何分别知见。

十九、“如来真空之境”万法平等,不生法相。

那么怎样供养、修证、弘扬《金刚经》呢?佛在经文中有几处重要的开示:

第一、什么是无上正等正觉的圆满觉悟?

在第二十三品中,佛说:“是法平等,无有高下,是名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

所以,无上正等正觉的圆满觉悟是指:证得万法平等。

故拥有圆满觉悟的人对宇宙万法有平等的心,平等的眼、耳、鼻、舌、身、意。

第二、怎样达成无上正等正觉的圆满觉悟?

在第二十三品中,佛说:“以无我、无人、无众生、无寿者,修一切善法,则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所谓善法者,如来说非善法,是名善法。”

所以,行者在红尘中应不着一切相,修一切善法,当然也不执着善法相,就能成就无上正等正觉。

第三、怎样供养《金刚经》,供养如来?

佛在第五品中说:“凡所有相,皆是虚妄。若见诸相非相,即见如来。”

在第十四品中,须菩提说:“离一切诸相,则名诸佛。”佛说:“如是,如是。”

故行者应离一切相,发心成道。

故行者应离一切相,舍离三界六道、六根六尘。

故行者应离一切相,见自性如来。

故行者应离一切相,行菩萨道。

故行者应离一切相,弘扬佛法。

故行者应离一切相,做出世、入世间一切利生事业,无所求心,无所得心。

行者应以此来供养自性如来,供养《金刚经》。

第四、怎样修证、解说《金刚经》?

佛在第三十二品中说:“不取于相,如如不动,观一切有为法,如梦幻泡影,如露亦如电。”

行者不管是在座垫上,还是在日常行为中,信佛所说“一切相虚妄”,那身心内外一切觉受、体验、境界、分别、认知都虚妄。此时,心无生处、无灭处、无住处,此时安心,叫“安住于无所住”,这即“法界大定”,“如来空定”。只是刚开始修证,着相的人把“虚妄”也定义为一个境界、一个相,那即安住在了虚空或虚无中,还是着相安住,无法直接契入空定。这样便可以通过先修其他法门,如止、观的渐次学习来达成。

在经文中,佛还让我们这样来解说、诠释《金刚经》,所以 我们需要通过实证才能不执着于一切相,如如不动安住于佛的见地中,为别人诠释出佛的般若智慧。

第五、学习《金刚经》的证量境界。

佛在第三十一品中说:“发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心者,于一切法应如是知,如是见,如是信解,不生法相。”

当行者真正听懂佛的般若智慧后,便不生法相,“不生法相”即是学习《金刚经》的证量境界。当行者证得“不生法相”时,同时进入“无我”之境,因为“自我”就是“诸法相”,当所有法相不生,“我”即不生,此时,行者进入“如来真空之境”。

最后谈谈功德。

佛在经文中多次提到,如果有人能于般若智慧信受奉行,或只是接受、修证其中的一个观点,并为他人解说,功德都无量无边。

在《金刚经》的后半篇,佛与须菩提的问答中,弟子们需安住在“真空境界”中来了悟佛所说的一切了。在此,我们想到了大家熟悉的“般若”智慧的心要——《般若波罗蜜多心经》。

在《心经》中,观自在菩萨对佛大弟子中智慧第一的舍利弗说:

第一、“如来真空之境”,诸法不生不灭,不垢不净,不增不减,因为诸法空相。

第二、“如来真空之境”,无色、受、想、行、识,五蕴。

第三、“如来真空之境”,无眼、耳、鼻、舌、身、意,六根。

第四、“如来真空之境”,无色、声、香、味、触、法,六尘。

第五、“如来真空之境”,无眼界乃至无意识界,即无十八界。

第六、“如来真空之境”,无无明。也不是无明通过修行尽了,因无明本空。

第七、“如来真空之境”,无老死。也不是老死通过修行尽了,生、老、病、死本空。

第八、“如来真空之境”,无“苦集灭道”四圣谛。

第九、“如来真空之境”,无智慧可得,在世界也无少法可得。

第十、懂得诸相虚妄这个智慧,大菩萨即可心无挂碍,没有烦恼、得失,没有恐怖,远离颠倒梦想,证入涅槃。

第十一、证得诸法空相,起用万法时即色空不二。

第十二、三世诸佛都以这个智慧得无上正等正觉。

第十三、所以“诸法无我”,“自性空”的般若智慧是大神咒,大明咒,是无等等咒,能除一切苦,真实不虚。

第十四、故说“般若波罗蜜多咒”。即说咒曰:“揭谛揭谛,波罗揭谛,波罗僧揭谛,菩提萨婆诃。”

听说咒文的意思是:快来吧,快来吧,快来了悟佛的般若智慧,与我一起从轮回的此岸进入解脱的彼岸。

《心经》与《金刚经》都是阐述佛的般若智慧的,一个称般若智慧的心要,一个称般若智慧的总纲。佛阐述般若智慧的经文翻译成汉文的有六百卷之多,合称《大般若波罗蜜多经》,《心经》与《金刚经》从六百卷中摘录出来。

既然谈到《心经》,那下面我们来闻听一下《心经》的全文(唐•玄奘法师译)。

观自在菩萨,行深般若波罗蜜多时,照见五蕴皆空,度一切苦厄。

舍利子,色不异空,空不异色,色即是空,空即是色,受想行识,亦复如是。

舍利子,是诸法空相,不生不灭,不垢不净,不增不减。是故空中无色,无受想行识。无眼耳鼻舌身意,无色声香味触法,无眼界,乃至无意识界。无无明,亦无无明尽,乃至无老死,亦无老死尽。无苦集灭道,无智亦无得。

以无所得故,菩提萨埵,依般若波罗蜜多故,心无挂碍。无挂碍故,无有恐怖,远离颠倒梦想,究竟涅槃。

三世诸佛,依般若波罗蜜多故,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故知般若波罗蜜多,是大神咒,是大明咒,是无上咒,是无等等咒,能除一切苦,真实不虚。

故说般若波罗蜜多咒,即说咒曰,揭谛揭谛,波罗揭谛,波罗僧揭谛,菩提萨婆诃。

《心经》开篇,说观自在菩萨行深般若波罗蜜多时,这个行不是坐在座垫上在禅定境界中行的,是按照佛的般若智慧,不着一切相行布施、行忍辱、修六度万行成就的,菩萨才能破除我执,破能观与所观,能照与所照,最终见五蕴皆空。所以,他对舍利弗说出了如来的真空境界。站在如来真空境界中,看万法都虚妄不实,色即空。了知每个相本性空,见相就见空性,并无一个抛弃万法后的空,故空即是色。在如来果位境界中,起用万法即色空不二。受、想、行、识都是这样的,在受、想、行、识中,也包含着如来圆满的色空不二本质。但所有这一切,需要按佛说的一切去修证,所求心、所得心尽时,真正证入诸相虚妄的如来真空境界,获得心、佛、众生三无差别的平等心,才能真正圆满认知。

下面让我们来了解一下《心经》中出现的几个概念,内容选自易度门《学习佛法》的视频资料中(www.yidumen.com)。

五蕴

佛教认为世界和生命是由色、受、想、行、识五种因素构成,这五种因素称为五蕴。

色蕴是指物质由地、水、火、风所构成。世界的一切都是色的暂时组合。由于色的组合生灭变化不定,所以人们就看到物质的成、住、坏、空,生命的生死轮回。在人,色蕴分内色和外色。内色就是眼、耳、鼻、舌、身五根;外色就是色、声、香、味、触五境。

受蕴(觉受)是指外界作用于眼、耳、鼻、舌、身而产生的痛痒、苦乐、忧喜、好恶等觉受,是说人的心理活动。

想蕴(概念)是指通过对外界万物产生的觉受进行分析判断后得到的知觉和表像,是一种理性活动,概念作用。如,人听到鸣笛声,心中就判断那是汽车发出的声音,给它定一个名称,这就是想。

行蕴(行为)是通过对外界事物的认识而产生的行动意志,相当于心理活动、意志活动。行蕴所生的心是造业的主要力量与原因,因这些心念可以驱使我们的身、口、意去造业。

识蕴(了别)是人的总的意识,即把受、想、行三蕴会集在一起,形成对境界的觉知分别,也就是认识的功能和结果。

六根六尘十八界

六根六尘称为十二处,六尘是指色、声、香、味、触、法,六根是指眼、耳、鼻、舌、身、意。六根称内六处,六尘称外六处,合为十二处。故十二处即为眼处、耳处、鼻处、舌处、身处、意处、色处、声处、香处、味处、触处、法处。

十八界是指在十二处的基础上加上六识就是十八界。六识是眼识、耳识、鼻识、舌识、身识、意识。十八界内容如下:

眼界与色界形成眼识界

耳界与声界形成耳识界

鼻界与香界形成鼻识界

舌界与味界形成舌识界

身界与触界形成身识界

意界与识界形成意识界

苦集灭道(四圣谛)

四圣谛即佛说的四种真理。内容是苦、集、灭、道。

关于苦:

佛法中认为,对三界的生命体来讲,三界都是苦海,而且把苦归纳为三类:苦苦、坏苦和行苦。

苦苦就是生命体恒常处在饥寒交迫、惊惧恐怖、被酷刑折磨等等痛苦之中,几乎无有快乐的时候。如地狱、饿鬼道众生,对此种苦体验最强烈。此苦欲界众生有,色界、无色界无。

坏苦是生命体从一切事物的无常变化中带来的痛苦,比如人得病、衰老、拥有的财富及爱情失去、死亡等等。此苦欲界、色界都有。无色界无身,无此苦。

行苦是生命体意识到生命以及一切都在迁流不断的变化之中,对永恒生命的追求永远得不到的痛苦。行苦三界都有,但欲界众生体悟不深,或根本体悟不到此苦。色界、无色界众生体悟较深。

对人道来讲,苦又细分为八苦:生苦、老苦、病苦、死苦、怨憎会苦、爱别离苦、求不得苦和五蕴炽盛苦。

生苦是指人住胎、出胎时都受痛苦,婴儿会觉受到,但他说不出。当婴儿会说话时,又把住胎、出胎的痛苦遗忘了。

老苦是人到了老年后,发白齿落,肌肉松弛,五官失灵,神智昏暗,生病日促,渐趋于死亡。

病苦是指人身体遭受种种病痛的折磨。很少有人一生都未生过一次病的。

死苦是指人终归有一死,而且会因种种原因死去。对于人来讲,不管因何种原因死去,都是一种痛苦的事。

怨憎会苦是指人生在世,对于怨仇憎恶的人和事,本求远离,但却分也分不开,离也离不了,因而造成痛苦。

爱别离苦是指人生在世,与自己所爱的人因种种原因必须分离,无法见面,或因所爱的人死亡造成的伤痛。

求不得苦是指人因种种欲望驱使而有所求,但却求之不得,从而引发的痛苦。

五蕴炽盛苦:五蕴是指色、受、想、行、识,五蕴炽盛苦可以说是前面七苦汇集而导致的苦。因为每个人的一生,生、老、病、死的苦都不可避免,怨憎会苦、爱别离苦、求不得苦在每个人的一生中都有不同程度的体验,最后汇集成五蕴炽盛而痛苦。

这就是佛刚开始宣扬佛法时,告诉弟子们的苦谛。只求弟子们生起从诸苦中出离,从轮回中解脱之心。

关于集:

四谛中的第二条真理是集谛。集谛指的是很多原因汇集在一起造成了众生的苦果。但这所有的原因归纳起来,罪魁祸首主要是贪、嗔、痴三毒的存在。

贪是众生对三界的贪着、留恋。贪使众生永不会满足;

嗔是众生对三界不喜欢的一切生起爱憎、分别。嗔会让众生产生嫉恨与恶意。

痴是众生缺失圆满的智慧。痴让众生对世界一切产生错误、片面的自我认知。

众生因为贪、嗔、痴三毒的作用,造成了种种业力,又因为业的牵引,从而生生世世在三界中轮回,遭受苦的果报。

比如,佛在讲到人在具足很多因缘后,从生到死的轮回,这就是“十二缘起说”。内容即是:无明→行→识→名色→六入→触→受→爱→取→有→生→老死。

“十二缘起”的意思是:当我们问佛人为什么会老会死时,佛告诉我们因为人有生,有生就会有老死。

为什么要生呢?佛说因为“有”,此处的“有”即指有业力的牵引,人会身不由己。

为什么会有业力呢?佛说是因为“取”,取的意思是众生对色、声、香、味、触五欲的执着追求与获取。这种追求与获取会造种种业。

为什么人会执着追求这些?是因为“爱”,即“欲望”。

为何人会产生欲望?是因为人对一切有感官及身心的觉受。

为何会产生觉受?是因为触境。

何为触境?是因为人有六根,眼、耳、鼻、舌、身、意,六根面对世界的一切,佛法把它分为六尘,即色、声、香、味、触、法时,会产生分别执着,这即是“六入”。

为何会有“六入”?是因为有“名色”,“名色”指的是“自我”,凡夫众生执着认为,这个不断生灭的肉体和意识就是“自我”,佛法中认为这个“自我”只是一个名相,没有永恒不变的自体,所以称为“名色”或叫“假我”。

为何会有这个“假我”存在?是因为“识”,指的是过去世的业力而生现世受胎之一念,凭“中有身”而结“生有身”。

为何会有“识”?是因为“行”,即心意的无常,不断变化才产生种种妄念,造种种业,产生种种果报。

为何会有“行”?这种无常的变化,是因为“无明”,“无明”是指对万事万物的真相认识不清楚,没有智慧。

所以,最终佛告诉我们一个道理,要想从生死之中解脱出来,最终需要拥有佛的智慧。(小乘的辟支佛、缘觉佛通过思维“十二因缘法”认为斩断其中的某一个“缘”,这个“生死”轮回就不成立,就可获“涅槃解脱之境”,这是不究竟的见地。因在佛最究竟的见地中,所有的“缘”也都只是假说,“缘”也虚幻。如辟支佛、缘觉佛不能证入“缘也虚幻,实无可断的缘”这个见地,是无法真正获得佛的涅槃之境的)

十二缘起法是对四谛很好的诠释。

关于灭:

四谛的第三条真理是灭谛。灭是梵语“涅槃”的意译。涅槃在梵文和巴利文中指熄灭、止灭和吹灭的意思,表火的熄灭。贪、嗔、痴在佛法中被视为三毒火,在圣者的眼中,这个世界的一切都被三毒火燃烧,无刹那之安息。圣者就将“自我”及“贪嗔痴”等根本烦恼造作的“业因”永远断除,证得清净寂灭、解脱轮回的境界称为涅槃,这也是小乘佛法修行者追求的方向和目标。但在佛法中,把小乘行者证得的阿罗汉的境界称为“有余涅槃”。因为虽然阿罗汉的境界可以暂时在较长的时间里靠禅定力阻断生死之流,但还未能彻底从轮回中解脱。涅槃之境并不是死后才能获得,而是当生就可成就。

关于道:

四谛的第四条真理是道谛。道谛是佛陀告诉我们,要想从生、老、病、死等种种烦恼、痛苦中解脱,就要修道。佛在一生四十九年的说法过程中,根据众生不同的根器,宣说了种种修道、证道的法门,小乘佛法中有较重要的三十七菩提道品,大乘佛法有菩萨道的六波罗蜜多需了解。

六波罗蜜多

六波罗蜜多也称“六度”。“波罗蜜多”为梵文的音译,即“到彼岸”之意。意思是指由生死岸到涅槃岸。意译为“度”,指渡过、渡达的意思。“六度”是指导大乘菩萨走向解脱的六种方法。

六波罗蜜多即布施、持戒、忍辱、精进、禅定、般若。这六种方法,行者边修边能观其空性,才能称为解脱法门。

第一、布施波罗蜜多,是由布施入解脱门。

布施所拥有的一切给需要帮助的人。如金钱、劳动、知识、微笑等等。修此布施法,没有目的,不求回报,布施完便不挂在心上。佛法中说“三轮体空”而施,即是指施者空、受者空、所施一切空。用此“三轮体空”来布施才是布施波罗蜜多,才能入解脱之门。否则,只是累积人间善行和功德。

第二、持戒波罗蜜多,即是由持戒入解脱门。

大小乘的戒律很多,但对大乘在家行者来说,莫过于“诸恶莫作,众善奉行”这八个字。合乎于国情、道德规范、准则,利益众生的事即为善事,反之则为恶。

持“戒”的本质是通过行为的约束而收摄心性的放纵,从而逐渐洗刷贪、嗔、痴三毒。如果只重形式,心性上一点没有改变,也不叫持戒波罗蜜多。

如五戒之中的“不杀生”。它的目的是去除行者的杀心、嗔恨之毒。如果你一边吃素、放生,但心中却对身边的人和事愤愤不平,心中充满怨恨、敌对的情绪,常东家长西家短数说别人的不是,恨不得被抱怨者皆倒霉而后快。这时嗔恨之毒一点也未减轻,已破“杀生戒”。或你打死一只蚊子,当它血染墙面时,心中瞬间升起的快意,这些都是我们平时不易察觉的“杀心”。我们不是打死蚊子除害虫,而是对它的死亡有快感,这些都是破“杀生戒”。

所以“持戒波罗蜜多”重点是行者通过诸行为检点到自己内心的不善,内心的贪、嗔、痴,从而马上警觉而改正,即“摄心为戒”。这才是大乘道入解脱门的“持戒波罗蜜多”。

第三、忍辱波罗蜜多,即是由忍辱入解脱法门。

“忍辱”并非是指对一切事,一切人都逆来顺受,任人欺凌不加反抗。而是面对这些欺凌你的人和所有你认为不平等的待遇和恶劣处境时,你心中能不起嗔恨。如果你心中已生起极大嗔恨,不管行为怎样做,都已不在“忍辱波罗蜜多”。

“忍辱波罗蜜多”的“忍”有安住于一境、知其空性的意思。在任何环境中,心能不断观人空、法空,让自己从六根带来的分别觉受中解脱出来。有时即使愤怒,但其中并无嗔恨之毒,此即入解脱门。

如因孩子犯错,责骂孩子,虽有愤怒,但无嗔恨。如密宗诸佛像虽呈忿怒相,但他们因证入“空”性,所有的忿怒也是“真空妙有”,具有极大的加持力。

第四、精进波罗蜜多,即由精进入解脱门。

“精进”有多种方式。如一闻正法,即刻能放弃自己以前种种不善业,种种消耗时间、生命而且无益的俗务,而生起听闻学习正法之心,这也叫精进。

在修持佛法中,能忍则忍,能断则断,认真用心,每时每刻能端正修法态度。对上师布置的功课坚持不懈修证,不给自己找任何放松的借口等等,这都是“精进波罗蜜多”。

第五、禅定波罗蜜多,即由禅定入解脱门。

在修禅定中,不以获得少许定力而骄傲自满。禅定的目的是由定而开启我们本有的智慧,天道中人以禅悦、寂灭为乐,但恒久住于四禅八定之中是无法出三界的,只有佛的智慧才能使我们从三界轮回中解脱,获得最终的大自在。

禅定的方法很多,基本分三个阶层:静虑、止观、定慧。依次渐进,靠禅定力心能安住于任何境,心安住日久即能超越人的觉受,超越事物的外在现象而看到万事万物的本质。禅定力依次渐进,这种觉照也愈清楚圆满,从而入解脱门。

第六、般若波罗蜜多,即由般若入解脱门。

般若为梵文音译,意为智慧,指了解空性的智慧,不是指人世间的聪明才智。靠了解佛空性智慧入解脱门。

上一课
第三十二品 应化非真分
返回目录
下一课
尾声
内容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