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法莲华经白话释义

第二 •方便品

这时,世尊安然出定,告诉舍利弗说:

诸佛的智慧极为深奥,无可测度;

诸佛的智慧法门,从众生的角度上看,是很难深入了解的,即使一切已证得声闻、辟支佛果位的二乘之人也是无法知道。

为什么如此说呢?那是由于佛陀曾亲近供养过无量诸佛,并随顺诸佛实践修习无量的成道法门,勇猛无畏,精进不怠,声名远播,并成就了前所未有的深妙法门。

佛陀会随顺不同众生的根性,予以对机的说法,所演说的法义微妙难解。

佛说:“舍利弗,我从成佛以来,因种种的因缘,以种种的譬喻,广泛地宣讲教法,用无量的方便法门,来引导众生远离各种执着。为什么能够做到这样呢?那是由于如来已经具足各种引导众生到达彼岸的方便见地。

舍利弗,如来佛的见地是如此广大深远,无量无数,无有障碍,如来具有十力、四种无畏、禅定和解脱定等皆深奥无边的、能够使得一切稀有难得的法门都能得到成就。

舍利弗,如来佛通过分辨众生不同的根机,非常巧妙地宣说各种法门,以柔和细软之言辞,使得众生闻法后极为欢喜愉悦。

舍利弗,取要言之,如来已成就了无量无边众生未曾遇见的稀有法门。

停下来吧!舍利弗,你现在不必多言。为什么这样说呢?因为,如来所成就的最上稀有之法是如此地深奥难解,唯有已经达到圆满佛果的诸佛之间,方能觉证诸法最根本的实相,这即是所谓诸法所具有的十种真实无伪的如是,即如是相,如是性,如是体,如是力,如是作,如是因,如是缘,如是果,如是报,如是本末究竟等。”

这时,世尊为了对会中诸众再次宣说法义,即以偈颂形式说道:大众再次宣说其义,即以偈颂形式宣说道:

世雄不可量, 诸天及世人、 一切众生类, 无能知佛者。
佛力无所畏、 解脱诸三昧, 及佛诸余法, 无能测量者。
本从无数佛, 具足行诸道, 甚深微妙法, 难见难可了。
于无量亿劫, 行此诸道已, 道场得成果, 我已悉知见。
如是大果报, 种种性相义, 我及十方佛, 乃能知是事。
是法不可示, 言辞相寂灭, 诸余众生类, 无有能得解,
除诸菩萨众、 信力坚固者。 诸佛弟子众, 曾供养诸佛,
一切漏已尽, 住是最后身, 如是诸人等, 其力所不堪。
假使满世间, 皆如舍利弗, 尽思共度量, 不能测佛智。
正使满十方、 皆如舍利弗, 及余诸弟子、 亦满十方刹,
尽思共度量, 亦复不能知。 辟支佛利智, 无漏最后身,
亦满十方界, 其数如竹林, 斯等共一心, 于亿无量劫、
欲思佛实智, 莫能知少分。 新发意菩萨, 供养无数佛,
了达诸义趣, 又能善说法, 如稻麻竹苇, 充满十方刹,
一心以妙智, 于恒河沙劫、 咸皆共思量, 不能知佛智。
不退诸菩萨, 其数如恒沙, 一心共思求, 亦复不能知。
又告舍利弗, 无漏不思议、 甚深微妙法, 我今已具得,
唯我知是相, 十方佛亦然。 舍利弗当知, 诸佛语无异,
于佛所说法, 当生大信力, 世尊法久后, 要当说真实。
告诸声闻众、 及求缘觉乘, 我令脱苦缚, 逮得涅槃者,
佛以方便力, 示以三乘教, 众生处处著, 引之令得出。

佛说此义时,法会之中那些修行声闻乘并已经断尽烦恼的阿罗汉,如阿若憍陈如等一千二百人,及那些发心求声闻乘或辟支佛乘的比丘、比丘尼、优婆塞、优婆夷等四众弟子,各自都产生这样的念头:“今天,世尊为什么要再三反复称扬赞叹这些方便法门,并且如此宣说,佛陀所宣示的法义是如此地深奥难解,而这些言说的旨趣又是如此地难以理解,以至于一切修习声闻乘或辟支佛乘的弟子都无法理解这些深奥的法义。佛陀以前所宣示的涅槃解脱法义,我们都已领会,并将修习渐达涅槃境界。可是如今如佛陀所说之意,我们却无法了解其旨趣所在。”

这时,舍利弗知道四众弟子心中的疑惑,并且他自己也未明佛陀所言之义旨,于是向佛陀问道:“世尊,您今天为什么如此反复勤勉地称赞诸佛中最为方便、深奥微妙且难以入解的法门呢?我从往昔以来,跟随您学法修行至今,从来未曾听您这样说过。如今四众弟子对此都有疑惑。还恳请世尊为弟子们宣说此事,为什么世尊您要如此勤勉地赞扬赞叹极为深奥微妙难解之法门?”

这时,舍利弗想再重申他的意思,即以偈颂形式说道:

慧日大圣尊, 久乃说是法, 自说得如是  力无畏三昧、
禅定解脱等, 不可思议法。 道场所得法, 无能发问者。
我意难可测, 亦无能问者。 无问而自说, 称叹所行道,
智慧甚微妙, 诸佛之所得。 无漏诸罗汉、 及求涅槃者,
今皆堕疑网, 佛何故说是。 其求缘觉者、 比丘比丘尼、
诸天龙鬼神、 及乾闼婆等, 相视怀犹豫, 瞻仰两足尊,
是事为云何, 愿佛为解说。 于诸声闻众, 佛说我第一。
我今自于智、 疑惑不能了, 为是究竟法, 为是所行道。
佛口所生子, 合掌瞻仰待, 愿出微妙音, 时为如实说。
诸天龙神等, 其数如恒沙, 求佛诸菩萨, 大数有八万,
又诸万亿国、 转轮圣王至, 合掌以敬心, 欲闻具足道。

佛对舍利弗说:“停下来吧!停下来吧!你无须再三重复这些话。如果宣说此法,一切世间诸天和人都会惊异怀疑。”

舍利弗又再次对佛说:“世尊啊,恳请您宣说此法门吧!弟子殷勤恳请您宣说此法门吧!为什么我要如此再三反复劝请呢?那是由于赴会的无边无量众生,都是曾经得遇诸佛,因此具有极为聪慧的根性,他们的智慧也都十分通达,如果他们亲闻佛陀宣说的法义,就会产生无比虔敬的信心。”

这时,舍利弗为了想再表达自己的意思,即以偈颂形式说道:

法王无上尊, 惟说愿勿虑。 是会无量众, 有能敬信者。

佛又一次制止舍利弗说:“如果宣说此法,一切世间诸天和人、阿修罗都会惊异怀疑,尤其是那些怀有增上慢的比丘,将由于不信、怀疑或诽谤的业报,而堕人地狱、饿鬼或畜生道中。”

这时,世尊又以偈颂形式复言道:

止止不须说, 我法妙难思, 诸增上慢者, 闻必不敬信。

这时,舍利弗又再一次向佛恳请说道:“世尊啊,请您为我们宣说吧!请您为我们宣说吧!今日在这个盛大法会中,像我们这样根性的弟子们足有百千万亿,都已累世随顺佛陀的教化。这样根性的弟子必然会对佛所说的妙法产生清净无伪的信仰,他们如果能够听闻佛陀宣说这样的妙法,将会在漫漫的长夜之中,身心安稳,得到无穷的益处。”

这时,舍利弗为了再次表达他的意思,又以偈颂形式说道:

无上两足尊, 愿说第一法, 我为佛长子, 惟垂分别说。
是会无量众, 能敬信此法, 佛已曾世世, 教化如是等,
皆一心合掌, 欲听受佛语。 我等千二百、 及余求佛者,
愿为此众故, 惟垂分别说。 是等闻此法, 则生大欢喜。

这时,世尊告诉舍利弗说:“你已经如此恳切请求三次,我又如何能够不宣此法呢?你现在可以仔细地聆听,并且好好地思维法义,我将为你们分别解说。”如来说此言时,法会中有五千位比丘、比丘尼、优婆塞、优婆夷等四众弟子,立即从其座位上站起来,对佛行礼之后,退出了法会。这是什么缘故呢?因为他们累世曾经种下的深重的罪根,且增上慢心极重,往往对于尚未获得的法,却自言已经得到;自己尚未证得的境界,却说自己已经证得,因为有如此的过失,所以不堪住听受法。世尊面对此景,默然无语而不加制止。

等这些福薄的弟子退出法会后,释迦牟尼佛对舍利弗说:“现在留下的已不再有碎枝杂叶,全是有善根的堪受大法的众生。舍利弗,这些怀有甚深增上慢的人退出也是妥当的。现在你们可要仔细地听闻,我就为你们说此甚深法义。”

舍利弗说:“唯然!世尊,我们都非常愿意听闻您宣说的法义。”

佛陀告诉舍利弗说:“这种妙法,诸佛出现于世的时候才会宣说,就如同优昙钵花一样,非常稀有难见。舍利弗,你们应当相信,佛所说的教法都是真实不虚的。舍利弗,诸佛随顺不同的因缘和众生宣说不同的法门,其旨趣是颇为深奥难解的。为什么如此说呢?我曾经以种种方便法门、种种因缘法、种种的比喻言辞来演说诸法。但今天我所宣说的这种法门并非通过思维忖度进行分别就能对其理解的,唯有诸佛才能真正知解这种法门的奥妙。为什么这么说呢?诸佛世尊都是因为一件大事的因缘才出现于世的。

“舍利弗,为什么说诸佛世尊只是因为一件大事才出现于世呢?诸佛世尊欲令众生打开本有的佛知见,从所有的烦恼中解脱;欲向众生开示佛的知见;欲令众生能悟入佛的知见;欲令众生能安住在佛的“知见道”上,最终成佛。”

佛陀又对舍利弗说:“诸佛如来只是教化欲修菩萨道的众生,让他们真正明白,各种如法行事都最终归结到一个方面,即是唯有用佛陀所具有的知慧见地,去向众生显示并使之悟入与佛无二的境界。舍利弗,如来仅以此唯一的佛乘,来为众生说法,除此一佛乘之外,再没有什么其他的二乘、三乘。舍利弗,所有十方诸佛所说的法也都是如此。

舍利弗,过去世中的诸佛以无数方便权宜之法,依照种种因缘、采用种种譬喻言辞等为众生演说了各种佛法,而这些佛法都是为了归结到最根本的一佛乘上。这些众生随从诸佛听闻佛法,最终将获得最圆满究竟的一切种智。

舍利弗,未来世中的诸佛,以无数方便权宜之法,依照种种因缘、采用种种譬喻言辞等为众生演说了各种佛法,而这些佛法都是为了归结到最根本的一佛乘上。这些众生随从诸佛听闻佛法,最终将获得最圆满究竟的一切种智。

舍利弗,现在世中十方无量无数的诸佛土中,诸佛世尊都是为了饶益众生,使众生得到安稳和快乐。如此众多的诸佛,以无数方便权宜之法,依照种种因缘、采用种种譬喻言辞等为众生演说了各种佛法,而这些佛法都是为了归结到最根本的一佛乘上。这些众生随从诸佛听闻佛法,最终将获得最圆满究竟的一切种智。

舍利弗,无论是过去、现在、未来诸佛的宗旨就是教化菩萨,为了以与佛无二的知见指示众生,为了以与佛无二的知见觉悟众生,为了使众生证得与佛无二的知见,达到与佛无二的究竟果位。

舍利弗,我如今也是这样。我深知众生有各种各样的欲望,并且这些欲望已深刻地植根在众生的心念之中,因此,我方根据众生不同的本性,以各种因缘,通过譬喻言辞及其他各种方便之机而为他们说法。舍利弗,我如此教化众生,也都是为了使他们能够最终达到唯一的佛乘,并最终获证与佛无二的智慧见地。舍利弗,十方世界中尚且没有二乘之分,哪里更还有什么三乘呢?

舍利弗,诸佛出现于这样的五浊恶世,所谓五浊是指劫浊、烦恼浊、众生浊、见浊、命浊。

舍利弗,如同劫浊大乱时,众生的罪垢非常严重,悭吝、贪婪、嫉妒等,都能种下不善之根。因此诸佛以其方便之力,把本仅一佛乘的佛法,分别敷演开讲宣示为三乘。

舍利弗,如果我的弟子中,有人自称获证阿罗汉果者、或者自称获证辟支佛果者,却不曾听闻诸佛如来以方便法门教化菩萨的缘故,妄执二乘为究竟,那么,他们即非佛弟子,也非阿罗汉,也非辟支佛。 另外,舍利弗,这些比丘、比丘尼自认为已证得阿罗汉果,并且此身已经获得究竟的涅槃,由于这种认识,而不再发心欣求无上正等正觉,你应当知道,这些人都是怀有增上慢的无知之徒。为什么这样说呢?如果有比丘确实已经证得阿罗汉的果位,但却于此妙法不加信受,这样的情形是绝对不可能出现的。除非在佛灭度后,于此世间不再有佛出现于世。

为什么这样说呢?因为在佛灭度后,能够遇到像《妙法莲华经》这样的经典,并且能够受持、读诵、理解其义趣的人,是极为难得的。如果能遇到其他的佛陀,那么就能对此《妙法莲华经》之甚深法义有所理解。

舍利弗,你们应当专心一意地信奉、理解、受持佛之言说。诸佛如来的言语,绝对没有丝毫的虚妄不实,除了唯一的佛乘,确实没有其余更多的他乘。”

这时,世尊想对大众再次宣说法义,即以偈颂形式说道:

比丘比丘尼, 有怀增上慢, 优婆塞我慢, 优婆夷不信,
如是四众等, 其数有五千, 不自见其过, 于戒有缺漏,
护惜其瑕疵。 是小智已出, 众中之糟糠, 佛威德故去,
斯人鲜福德, 不堪受是法。 此众无枝叶, 唯有诸贞实。
舍利弗善听, 诸佛所得法, 无量方便力, 而为众生说。
众生心所念, 种种所行道, 若干诸欲性, 先世善恶业。
佛悉知是已, 以诸缘譬喻、 言辞方便力, 令一切欢喜。
或说修多罗、 伽陀及本事、 本生未曾有。 亦说于因缘、
譬喻并祇夜、 优波提舍经。 钝根乐小法, 贪著于生死,
于诸无量佛, 不行深妙道, 众苦所恼乱, 为是说涅槃。
我设是方便, 令得入佛慧, 未曾说汝等、 当得成佛道。
所以未曾说, 说时未至故, 今正是其时, 决定说大乘。
我此九部法, 随顺众生说, 入大乘为本, 以故说是经。
有佛子心净, 柔软亦利根, 无量诸佛所, 而行深妙道。
为此诸佛子, 说是大乘经。 我记如是人, 来世成佛道,
以深心念佛, 修持净戒故。 此等闻得佛, 大喜充遍身,
佛知彼心行, 故为说大乘。 声闻若菩萨, 闻我所说法,
乃至于一偈, 皆成佛无疑。 十方佛土中, 唯有一乘法,
无二亦无三。 除佛方便说, 但以假名字, 引导于众生,
说佛智慧故。 诸佛出于世, 唯此一事实, 余二则非真,
终不以小乘、 济度于众生。 佛自住大乘, 如其所得法、
定慧力庄严, 以此度众生。 自证无上道, 大乘平等法,
若以小乘化、 乃至于一人, 我则堕悭贪, 此事为不可。
若人信归佛, 如来不欺诳, 亦无贪嫉意, 断诸法中恶。
故佛于十方, 而独无所畏。 我以相严身, 光明照世间,
无量众所尊, 为说实相印。 舍利弗当知, 我本立誓愿,
欲令一切众、 如我等无异。 如我昔所愿, 今者已满足,
化一切众生, 皆令入佛道。 若我遇众生, 尽教以佛道,
无智者错乱, 迷惑不受教。 我知此众生, 未曾修善本,
坚著于五欲, 痴爱故生恼。 以诸欲因缘, 坠堕三恶道,
轮回六趣中, 备受诸苦毒, 受胎之微形, 世世常增长。
薄德少福人, 众苦所逼迫, 入邪见稠林, 若有若无等。
依止此诸见, 具足六十二, 深著虚妄法, 坚受不可舍,
我慢自矜高, 谄曲心不实, 于千万亿劫、 不闻佛名字,
亦不闻正法, 如是人难度。 是故舍利弗, 我为设方便,
说诸尽苦道, 示之以涅槃。 我虽说涅槃, 是亦非真灭,
诸法从本来, 常自寂灭相。 佛子行道已, 来世得作佛,
我有方便力, 开示三乘法。 一切诸世尊, 皆说一乘道,
今此诸大众, 皆应除疑惑, 诸佛语无异, 唯一无二乘。
过去无数劫, 无量灭度佛, 百千万亿种, 其数不可量。
如是诸世尊, 种种缘譬喻, 无数方便力, 演说诸法相。
是诸世尊等, 皆说一乘法, 化无量众生, 令入于佛道。
又诸大圣主, 知一切世间、 天人群生类, 深心之所欲,
更以异方便, 助显第一义。 若有众生类, 值诸过去佛,
若闻法布施, 或持戒忍辱、 精进禅智等, 种种修福慧。
如是诸人等, 皆已成佛道。 诸佛灭度已, 若人善软心,
如是诸众生, 皆已成佛道。 诸佛灭度已, 供养舍利者,
起万亿种塔, 金银及玻璃、 砗磲与玛瑙、 玫瑰琉璃珠,
清净广严饰, 庄校于诸塔。 或有起石庙, 栴檀及沉水,
木蜜并余材, 塼瓦泥土等。 若于旷野中, 积土成佛庙。
乃至童子戏, 聚沙为佛塔。 如是诸人等, 皆已成佛道。
若人为佛故, 建立诸形像, 刻雕成众相, 皆已成佛道。
或以七宝成, 鋀石赤白铜、 白镴及铅锡, 铁木及与泥,
或以胶漆布、 严饰作佛像, 如是诸人等, 皆已成佛道。
彩画作佛像, 百福庄严相, 自作若使人, 皆已成佛道。
乃至童子戏, 若草木及笔、 或以指爪甲、 而画作佛像,
如是诸人等, 渐渐积功德, 具足大悲心, 皆已成佛道。
但化诸菩萨, 度脱无量众。 若人于塔庙、 宝像及画像,
以华香幡盖、 敬心而供养。 若使人作乐, 击鼓吹角贝,
箫笛琴箜篌、 琵琶铙铜钹, 如是众妙音, 尽持以供养。
或以欢喜心, 歌呗颂佛德, 乃至一小音, 皆已成佛道。
若人散乱心, 乃至以一华, 供养于画像, 渐见无数佛。
或有人礼拜, 或复但合掌, 乃至举一手, 或复小低头,
以此供养像, 渐见无量佛。 自成无上道, 广度无数众、
入无余涅槃, 如薪尽火灭。 若人散乱心, 入于塔庙中,
一称南无佛, 皆已成佛道。 于诸过去佛, 在世或灭后,
若有闻是法, 皆已成佛道。 未来诸世尊, 其数无有量,
是诸如来等, 亦方便说法。 一切诸如来, 以无量方便、
度脱诸众生, 入佛无漏智, 若有闻法者, 无一不成佛。
诸佛本誓愿, 我所行佛道, 普欲令众生、 亦同得此道。
未来世诸佛, 虽说百千亿、 无数诸法门, 其实为一乘。
诸佛两足尊, 知法常无性, 佛种从缘起, 是故说一乘。
是法住法位, 世间相常住, 于道场知已, 导师方便说。
天人所供养、 现在十方佛, 其数如恒沙, 出现于世间,
安隐众生故, 亦说如是法。 知第一寂灭, 以方便力故,
虽示种种道, 其实为佛乘。 知众生诸行, 深心之所念,
过去所习业, 欲性精进力, 及诸根利钝, 以种种因缘、
譬喻亦言辞, 随应方便说。 今我亦如是, 安隐众生故,
以种种法门、 宣示于佛道。 我以智慧力, 知众生性欲,
方便说诸法, 皆令得欢喜。 舍利弗当知, 我以佛眼观,
见六道众生, 贫穷无福慧, 入生死险道, 相续苦不断,
深著于五欲, 如牦牛爱尾、 以贪爱自弊, 盲瞑无所见。
不求大势佛、 及与断苦法, 深入诸邪见, 以苦欲舍苦。
为是众生故、 而起大悲心。 我始坐道场, 观树亦经行,
于三七日中, 思惟如是事。 我所得智慧, 微妙最第一。
众生诸根钝, 著乐痴所盲, 如斯之等类, 云何而可度,
尔时诸梵王, 及诸天帝释、 护世四天王, 及大自在天,
并余诸天众、 眷属百千万, 恭敬合掌礼, 请我转法轮。
我即自思惟, 若但赞佛乘, 众生没在苦, 不能信是法,
破法不信故, 坠于三恶道。 我宁不说法, 疾入于涅槃。
寻念过去佛、 所行方便力, 我今所得道, 亦应说三乘。
作是思惟时, 十方佛皆现, 梵音慰喻我, 善哉释迦文,
第一之导师, 得是无上法, 随诸一切佛、 而用方便力。
我等亦皆得  最妙第一法, 为诸众生类、 分别说三乘。
少智乐小法, 不自信作佛, 是故以方便、 分别说诸果。
虽复说三乘, 但为教菩萨。 舍利弗当知, 我闻圣师子、
深净微妙音, 喜称南无佛。 复作如是念, 我出浊恶世,
如诸佛所说, 我亦随顺行。 思惟是事已, 即趋波罗奈,
诸法寂灭相, 不可以言宣。 以方便力故, 为五比丘说。
是名转法轮, 便有涅槃音, 及以阿罗汉, 法僧差别名。
从久远劫来, 赞是涅槃法, 生死苦永尽, 我常如是说。
舍利弗当知, 我见佛子等, 志求佛道者, 无量千万亿,
咸以恭敬心, 皆来至佛所, 曾从诸佛闻, 方便所说法。
我即作是念, 如来所以出, 为说佛慧故, 今正是其时。
舍利弗当知, 钝根小智人、 著相憍慢者, 不能信是法。
今我喜无畏, 于诸菩萨中, 正直舍方便, 但说无上道。
菩萨闻是法, 疑网皆已除, 千二百罗汉、 悉亦当作佛。
如三世诸佛, 说法之仪式, 我今亦如是, 说无分别法。
诸佛兴出世, 悬远值遇难, 正使出于世, 说是法复难,
无量无数劫, 闻是法亦难, 能听是法者, 斯人亦复难。
譬如优昙花, 一切皆爱乐, 天人所稀有, 时时乃一出。
闻法欢喜赞, 乃至发一言, 则为已供养, 一切三世佛,
是人甚稀有, 过于优昙花。 汝等勿有疑, 我为诸法王,
普告诸大众, 但以一乘道、 教化诸菩萨, 无声闻弟子。
汝等舍利弗, 声闻及菩萨, 当知是妙法, 诸佛之秘要。
以五浊恶世, 但乐著诸欲, 如是等众生, 终不求佛道。
当来世恶人, 闻佛说一乘, 迷惑不信受, 破法堕恶道。
有惭愧清净、 志求佛道者, 当为如是等、 广赞一乘道。
舍利弗当知, 诸佛法如是, 以万亿方便、 随宜而说法,
其不习学者, 不能晓了此。 汝等既已知, 诸佛世之师,
随宜方便事, 无复诸疑惑, 心生大欢喜, 自知当作佛。

上一课
序品
返回目录
下一课
譬喻品
朗读本课
妙法莲华原经文

妙法莲华经白话释义


内容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