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法莲华经白话释义

第七 •化城喻品

释迦牟尼佛告诉诸比丘说:“在过去无量无边不可思议阿僧祇劫前,有一位大通智胜如来,具足佛的十号之德,即应供、正遍知、明行足、善逝、世间解、无上士、调御丈夫、天人师、佛世尊。他出现的世界名叫好城,劫名叫大相。诸位比丘,那位大通智胜如来涅槃后,至今已有极其久远的年代。譬如有人将此三千大千世界所有国土,都磨成墨,每经过东方一千个国土时,洒下一点如微尘大小的墨滴;再过一千个国土,又洒下一点墨滴,按照这样的方式,把所有的墨都洒完。你们觉得如何?这些国土,如果让精于算术者及他的弟子们来测算,他们能够算出它们的数量吗?”

诸比丘回答说:“不可算尽,世尊。”

佛陀又说:“诸比丘,如果把此人所经国土中的土地,包括洒上墨滴的和没有洒上墨滴的,再全部磨为微粒之尘,一尘算作一劫,那位大通智胜如来自从涅槃以来所经过的劫数,要比如此众多的劫数更多出无量无边百千万亿阿僧祇劫。我以如来所具有的知见之力,观察那样久远之前的因缘,就如同观照今日情景一样。”

那时,释迦牟尼佛为了再次重复他宣说的法义,即以偈颂道:

我念过去世、无量无边劫,
有佛两足尊,名大通智胜。
如人以力磨三千大千土,
尽此诸地种,皆悉以为墨,
过于千国土,乃下一尘点,
如是展转点,尽此诸尘墨。
如是诸国土,点与不点等、
复尽抹为尘,一尘为一劫。
此诸微尘数,其劫复过是,
彼佛灭度来,如是无量劫。
如来无碍智,知彼佛灭度,
及声闻、菩萨,如见今灭度。
诸比丘当知,佛智净微妙,
无漏、无所碍,通达无量劫。

释迦牟尼佛又告诉诸比丘说:“大通智胜如来寿命长达五百四十万亿那由他劫。大通智胜佛在菩提道场中安坐人定,破除一切魔军的扰乱后,即可获得无上正等正觉之圣智,但那时诸佛法未出现于前。如此经过一小劫,以至十小劫,大通智胜如来始终结跏趺坐,身心不动,但诸佛法仍然未能出现于前。这时,忉利天的诸天人在菩提树下为大通智胜如来铺设狮子座,座高一由旬。佛将于此座上获得无上正等正觉。大通智胜佛刚坐到此狮子座上,诸梵天王降下如雨般众多的各色天花,散落在佛座四周一百由旬的范围内。阵阵香风时而扬起,吹去萎谢的花朵,又落下新的天花。如此持续不断,达十小劫,以天花供养于佛;甚至一直到大通智胜如来涅槃后,他们还是照常地散下天花。四大天王等为供养大通智胜如来,常击天鼓,其余诸天神常奏鸣天乐,亦持续达十小劫,一直到大通胜智如来灭度后也是如此。诸位比丘,大通智胜如来经过了十个小劫,诸佛法才出现于前,由此大通智胜如来方证得无上正等正觉。

“大通智胜如来未出家时,有十六位儿子。第一位儿子名叫智积。每位儿子各自都有种种珍贵奇异的玩具。他们听说父亲已证得无上正等正觉后,都放弃了自己所珍爱的宝物,前往佛住的场所。儿子们的母亲非常不舍,她们流着泪,一同为儿子们送行。他们的祖父即当时的转轮圣王,与一百位大臣及百千万亿众的民众,一同伴随他们来到大通智胜如来的道场,都希望能够亲近大通智胜如来,供养、恭敬、尊重、赞颂大通智胜如来。他们到达佛的道场后,全部五体投地,顶礼佛足,并恭敬绕佛后,全身心地恭敬合掌,注视着大通智胜如来,用偈颂赞佛。说道:

大威德世尊,为度众生故,
于无量亿劫,尔乃得成佛,
诸愿已具足,善哉吉无上。
世尊甚稀有,一坐十小劫,
身体及手足、静然安不动。
其心常惔怕,未曾有散乱,
究竟永寂灭,安住无漏法。
今者见世尊,安隐成佛道,
我等得善利,称庆大欢喜。
众生常苦恼、盲瞑无导师,
不识苦尽道,不知求解脱。
长夜增恶趣,减损诸天众,
从冥入于冥,永不闻佛名。
今佛得最上、安隐、无漏道,
我等及天人,为得最大利,
是故咸稽首、归命无上尊。

“那时,十六位王子用偈颂赞叹大通智胜如来的功德后,即劝请如来为他们讲经说法,他们如此地说道:‘世尊演说无上妙法,令一切众生都能得到安稳,怜愍一切天人之众,饶益一切的天人之众。’”

又以偈颂再次说道:

世雄无等伦,百福自庄严,
得无上智慧。愿为世间说,
度脱于我等、及诸众生类,
为分别显示,令得是智慧。
若我等得佛,众生亦复然。
世尊知众生,深心之所念,
亦知所行道,又知智慧力,
欲乐及修福,宿命所行业。
世尊悉知已,当转无上轮。

释迦牟尼佛告诉诸位比丘:“大通智胜如来证得无上正等正觉的果位时,十方各有五百万亿诸佛国土全都发生六种震动。在这些佛国之内,那些日月光明曾经无法照达的幽暗之处,也都被极大的光明所照耀。这些国土的众生各个都能见到,都如此地说道:‘这里为什么忽然出现如此众多的众生?’另外,在这些国土范围内诸天的宫殿乃至梵天的宫殿都发生六种震动。极大的光明普照整个世界,其光明的程度远远胜过诸天本具的光明。这时,东方五百万亿国土中,梵天的宫殿所发出光明的程度,远远胜过通常宫殿发出光明的多倍。诸梵天王都产生这样的念头:‘如今宫殿中的光明是过去从未有过的,是由于何种因缘而出现如此的瑞相呢?’

“这时诸梵天王即相互拜访,共同议论此事。此时,在他们当中,有一位大梵天王,名号为救一切,为诸梵天大众说偈语,道:

我等诸宫殿,光明昔未有,
此是何因缘,宜各共求之。
为大德天生,为佛出世间,
而此大光明、遍照于十方。

“于是,东方五百万亿国土中诸梵天王带着他们各自的宫殿,又用衣服盛满了天花,共同前往西方,去探寻这种光明的源头。

他们见到大通智胜如来正安坐在菩提树下的狮子座上,诸天、龙王、乾闼婆、紧那罗、摩睺罗伽、人、非人等都非常恭敬地围绕在佛的周围,并看见十六位王子正在请佛说法。这时,诸梵天王立即以头面顶礼佛足,并恭敬地绕佛百千周,又以天花散在佛的身上,他们所散的天花犹如须弥山一般众多;他们又以天花来供养如来成道的菩提树,菩提树高十由旬。他们用天花供养之后,又各自以其所拥有的宫殿奉给大通智胜如来,并如此说道:‘恳请如来慈悲哀憨我们,让我们得到究竟的利益。我们所奉献的宫殿,还望您能够慈悲纳受。’

“这时,诸梵天王就在大通智胜如来的面前,异口同声地诵偈,说:

世尊甚稀有,难可得值遇,
具无量功德,能救护一切。
天人之大师,哀愍于世间,
十方诸众生,普皆蒙饶益。
我等所从来、五百万亿国,
舍深禅定乐,为供养佛故。
我等先世福,宫殿甚严饰,
今以奉世尊,唯愿哀纳受。

“这时,诸梵天王诵偈赞佛后,又各自劝请道:‘恳请世尊能为我们讲经说法,让一切苦难的众生能够得到解脱,为众生开示灭除烦恼,入于究竟涅槃的法门!’

“那时,诸梵天王又一心同声地诵偈道:

世雄两足尊,惟愿演说法,
以大慈悲力、度苦恼众生。

“这时,大通智胜如来默许了他们的请求。”

释迦牟尼佛又说:“诸位比丘,东南方五百万亿国土中的所有梵天王,各自见到宫殿所发出光明的程度,是往昔从未见到过的,诸梵天王也都欢欣鼓舞,叹为稀有,也即相互拜访,共议此事。这时,他们之中有一大梵天王,名叫大悲,为诸梵众说偈语,道:

是事何因缘、而现如此相,
我等诸宫殿,光明昔未有。
为大德天生,为佛出世间,
未曾见此相,当共一心求。
过千万亿土,寻光共推之,
多是佛出世,度脱苦众生。

“于是,五百万亿国土中诸梵天王带着他们各自的宫殿,又用衣服盛满了天花,共同前往西北方,去探寻这种光明的源头。他们见到大通智胜如来正安坐在菩提树下的狮子座上,诸天、龙王、乾闼婆、紧那罗、摩睺罗伽、人、非人等都非常恭敬地围绕在佛的周围,并看见十六位王子正在请佛说法。这时,诸梵天王立即以头面顶礼佛足,并恭敬地绕佛百千周,又以天花散在佛的身上,他们所散的天花犹如须弥山一般众多;他们又以天花来供养如来成道的菩提树。他们用天花供养之后,又各自以其所拥有的宫殿奉给大通智胜如来,并如此说道:‘恳请如来慈悲哀憨我们,让我们得到究竟的利益。我们所奉献的宫殿,还望您能够慈悲纳受。’

“这时,诸梵天王就在大通智胜如来的面前,异口同声地诵偈说:

圣主天中王,迦陵频伽声,
哀愍众生者,我等今敬礼。
世尊甚稀有,久远乃一现,
一百八十劫、空过无有佛,
三恶道充满,诸天众减少,
今佛出于世,为众生作眼,
世间所归趋,救护于一切,
为众生之父,哀愍饶益者。
我等宿福庆,今得值世尊。

“这时,梵天王们以偈颂赞佛后,又一齐说道:‘我们希望世尊能够哀憨一切众生,为我们转妙法轮,以使众生得到解脱。’

“于是,诸梵天王以同一心念,异口同声地宣诵偈言:

大圣转法轮,显示诸法相,
度苦恼众生,令得大欢喜。
众生闻此法,得道、若生天,
诸恶道减少,忍善者增益。

“这时,大通智胜如来默然承许众梵天王的请求。”

释迦牟尼佛又说道:“诸位比丘,南方五百万亿国土中的所有梵天王,各自见到宫殿所发出光明的程度,是往昔从未见到过的,诸梵天王也都欢欣鼓舞,叹为稀有,也即相互拜访,共议此事:是由于什么样的因缘,而使得我们的宫殿出现如此的光明?

“这时,他们之中有一大梵天王,名叫妙法,为诸梵众说偈语道:

我等诸宫殿,光明甚威曜,
此非无因缘,是相、宜求之。
过于百千劫,未曾见是相,
为大德天生,为佛出世间。

“于是,五百万亿国土中诸梵天王带着他们各自的宫殿,又用衣服盛满了天花,共同前往北方,去探寻这种光明的源头。他们见到大通智胜如来正安坐在菩提树下的狮子座上,诸天、龙王、乾闼婆、紧那罗、摩睺罗伽、人、非人等都非常恭敬地围绕在佛的周围,并看见十六位王子正在请佛说法。这时,诸梵天王立即以头面顶礼佛足,并恭敬地绕佛百千周,又以天花散在佛的身上,他们所散的天花犹如须弥山一般众多,他们又以天花来供养如来成道的菩提树。他们用天花供养之后,又各自以其所拥有的宫殿奉给大通智胜如来,并如此说道:‘恳请如来慈悲哀憋我们,让我们得到究竟的利益。我们所奉献的宫殿,还望您能够慈悲纳受。’

“这时,诸梵天王就在大通智胜如来的面前,异口同声地诵偈说:

世尊甚难见,破诸烦恼者,
过百三十劫,今乃得一见。
诸饥渴众生,以法雨充满,
昔所未曾睹、无量智慧者,
如优昙钵华,今日乃值遇。
我等诸宫殿,蒙光故严饰,
世尊大慈愍,惟愿垂纳受。

“梵天王们用偈语赞颂佛陀之后,又异口同声地说:‘我们希望世尊能够于此转无上法轮,使所有世间的天众、魔众、梵众、沙门、婆罗门等都能获得安稳。’

“这时,诸梵天王以同一心念,异口同声地宣诵偈言:

惟愿天人尊、转无上法轮,
击于大法鼓,而吹大法螺,
普雨大法雨,度无量众生。
我等咸归请,当演深远音。

“这时,大通智胜如来默然承许众梵天王的请求。西南方诸国土,乃至下方诸国土,也都如此。

“这时,上方五百万亿国土中的所有梵天王,各自见到宫殿所发出光明的程度,是往昔从未见到过的,诸梵天王也都欢欣鼓舞,叹为稀有,也即相互拜访,共议此事:是由于什么样的因缘,而使得我们的宫殿出现如此的光明?

“这时,他们之中有一大梵天王,名叫尸弃,为诸梵众说偈语道:

今以何因缘,我等诸宫殿、
威德光明曜,严饰未曾有。
如是之妙相,昔所未闻见,
为大德天生,为佛出世间。

“于是,五百万亿国土中诸梵天王带着他们各自的宫殿,又用衣服盛满了天花,共同前往西北方,去探寻这种光明的源头。他们见到大通智胜如来正安坐在菩提树下的狮子座上,诸天、龙王、乾闼婆、紧那罗、摩睺罗伽、人、非人等都非常恭敬地围绕在佛的周围,并看见十六位王子正在请佛说法。这时,诸梵天王立即以头面顶礼佛足,并恭敬地绕佛百千周,又以天花散在佛的身上,他们所散的天花犹如须弥山一般众多;他们又以天花来供养如来成道的菩提树。他们用天花供养之后,又各自以其所拥有的宫殿奉给大通智胜如来,并如此说道:‘恳请如来慈悲哀憨我们,让我们得到究竟的利益。我们所奉献的宫殿,还望您能够慈悲纳受。’

“这时,诸梵天王就在大通智胜如来的面前,异口同声地诵偈说:

善哉、见诸佛,救世之圣尊,
能于三界狱,勉出诸众生。
普智天人尊,哀愍群萌类,
能开甘露门,广度于一切。
于昔无量劫,空过无有佛,
世尊未出时,十方常暗冥,
三恶道增长,阿修罗亦盛,
诸天众转减,死多堕恶道。
不从佛闻法,常行不善事,
色力及智慧,斯等皆减少,
罪业因缘故,失乐及乐想,
住于邪见法,不识善仪则,
不蒙佛所化,常堕于恶道。
佛为世间眼,久远时乃出,
哀愍诸众生,故现于世间。
超出成正觉,我等甚欣庆,
及余一切众,喜叹未曾有。
我等诸宫殿,蒙光、故严饰,
今以奉世尊,惟垂哀纳受。
愿以此功德,普及于一切,
我等与众生、皆共成佛道。

“这时五百万亿梵天王以偈颂赞佛之后,又对佛说:‘我们恳切地希望,世尊能为我们转法轮,使一切众生得到安稳,得到解脱。’

“这时,诸梵天王们又以偈颂言道:

世尊转法轮,击甘露法鼓,
度苦恼众生,开示涅槃道。
惟愿受我请,以大微妙音,
哀愍而敷演、无量劫集法。

“这时,大通智胜如来接受来自十方的诸大梵天王和十六位王子的请求,即为他们三次宣说苦、集、灭、道的四谛义理。无论是沙门、婆罗门,还是天众、魔众、大梵天王,甚至世间其他一切众生,都无法演说如此上妙的法义。分别为:三界诸苦、苦的原因、灭苦之后的境界以及灭苦的途径。

又为他们广泛地演说十二因缘法——无明缘行,行缘识,识缘名色,名色缘六入,六入缘触,触缘受,受缘爱,爱缘取,取缘有,有缘生,生缘老死忧悲苦恼。如果无明灭则行灭;行灭则识灭;识灭则名色灭;名色灭则六入灭;六入灭则触灭;触灭则受灭;受灭则爱灭;爱灭则取灭;取灭则有灭;有灭则生灭;生灭则老、死、忧、悲等诸苦恼即可灭除。

大通智胜佛在天人大众中演说此法时,有六百万亿那由他的众生,由于对一切法均无执着,而于深处贪、嗔、痴等诸烦恼的有漏心中,得到解脱,并得到甚深微妙的禅定,并具有三种明达、六种神通,还具足八种解脱。在佛陀进行第二、第三、第四次说法时,又有亿万恒河沙那由他数量的众生,由于对一切法均无执着,而于深处贪、嗔、痴等诸烦恼的有漏,心中,得到解脱。从此以后,获得声闻果位的大众无量无边,不可计量。”

释迦牟尼佛又说道:“那时,十六位王子皆以童子之身出家为沙弥。他们的眼、耳、鼻、舌、身、意等六根极为通利,智慧明二他们曾经供养过干万位佛陀,并且净修习梵行,一心志求无上正等正觉。他们齐声对大通智胜如来说:‘世尊,这些无量千万亿的大德,都已获得声闻果位。世尊也应该为我们宣说无上正等正觉之法,我们听闻之后,都会共同修学。世尊,我们祈愿得到与佛无二的正知正见,这是我们内心深处的强烈愿望,以如来的智慧应明了我们的愿望。’这时,转轮圣王所率的大众中,有八万亿众生见到十六位王子出家修行,也都要求出家,国王当即应允。

这时大通智胜佛受诸沙弥众的请求,经过二万劫后,方于四众弟子中,演说这部大乘经典,名叫《妙法莲华经》,这是教化大乘菩萨的法门,常常得到诸佛的护持和忆念。佛陀演说完此经后,十六位沙弥,全部都欣然受持,念诵通达。

大通智胜佛演说《妙法莲华经》时,十六位发菩萨心的沙弥完全信奉受持,声闻大众中也有信解其义,而其余千万亿类的众生均心生疑惑。

大通智胜佛在八千劫的时间里,一直讲说此经,未曾中断。说完此经后,大通智胜佛便进入静室,安住于禅定中,又经历一力八万四千劫。

那时,十六位发菩萨心的沙弥知道大通智胜佛于静室,安住于禅定之中,于是就各自升上法座,在大通智胜佛安住禅定的八万四千劫中,为比丘、比丘尼及在家男、女居士等四部众广泛讲说《妙法莲华经》。他们每一位均度脱了六百万亿那由他恒河沙数的众生,为他们开示大乘教法,使他们得到欢喜和利益,使他们发起志求无上正等正觉的信心。

经过八万四千劫之后,大通智胜佛从禅定中出定,来到他的法座上,安详而坐,对所有众生宣告道:‘这十六位发菩萨心的沙弥,是非常难得的法器,他们诸根通达,智慧明了,他们均已供养过无量亿位如来,并于诸佛之所,常修习梵行,秉持如佛一般的智慧,开示教导一切众生,使他们都能入于法义。所以,你们应当常常亲近他们,供养他们。为什么这么说呢?因为,如果声闻、辟支佛,以及诸大菩萨,能够相信这十六位菩萨所说的经典教法,并受持不生毁谤,他们都将获得与如来智慧无二的无上正等正觉的果位。’

释迦牟尼佛告诉诸比丘说:“这十六位菩萨,常常乐意宣说这部《妙法莲华经》,他们每一位所教化的六百万亿那由他恒河沙数的众生,生生世世,都与这些菩萨在一起,跟随他们听闻法义,并且全都深心信解。因为这个缘故,这些众生能够得见四百万亿佛世尊,至今依然如此。诸位比丘,我现在告诉你们,那位大通智胜佛的弟子——一十六位沙弥,如今皆已得到无上正等正觉,他们现在正在十方诸国土为众生宣说法义,有无量百千万亿菩萨乘声闻乘为他们的眷属。其中两位沙弥在东方作佛,一位名叫阿閦佛,在欢喜国;一位名叫须弥顶佛。又有两位在东南方作佛,一位名叫师子音佛,一位名叫师子相佛。南方也有两位佛,一位名叫虚空住佛,一位名叫常灭佛。西南方有两位佛,一位名叫帝相佛,一位名叫梵相佛。西方有两位佛,一位名叫阿弥陀佛,一位名叫度一切世间苦恼佛。西北方有两位佛,一位名叫多摩罗跋栴檀香神通佛,一位名叫须弥相佛。北方有两位佛,一位名叫云自在佛,一位名叫云自在王佛。东北方的佛名叫坏一切世间怖畏佛。第十六位即是我释迦牟尼佛,在此娑婆国土成就佛的无上正等正觉。

诸位比丘,我们尚为沙弥时,各自都教化了无量百千万亿恒河沙数的众生,这些众生跟从我们听闻佛法,都是为了证得无上正等正觉。这些众生中有的已经证得声闻果位,我常教化他们要志求无上正等正觉。这些人将在此法的指引下,逐渐进入成佛的道路。为什么这么说呢?因为如来的智慧是如此的深奥微妙,难信难解。那时我所教化的无量恒河沙数的众生,就是你们这些比丘以及我灭度以后未来世中的声闻弟子。在我灭度之后,还会有弟子不听闻这部《妙法莲华经》,对大乘菩萨的法门不知不觉。这些小乘弟子自认为已修到一定的功德,由此而生起灭度的愿望,进入涅槃。我将在其他国土中成佛,也将有另外的佛号,这些小乘弟子虽然生起自我灭度的想法,但他们在另外的国土中又会求取佛智,如果听闻到这部大乘经典,唯有以佛乘而得到真正的灭度,除此之外,绝无其他的乘可获真正的灭度,除非如来用方便法门来宣说法义。诸位比丘,假使如来知道自己涅槃的时刻已到,座下所有大众也都心清意净,信解坚定,并能了达法空之理,而进入甚深的禅定。那么,如来就会召集一切菩萨及声闻大众,为他们讲说这部《妙法莲华经》。因为世间所有的众生均不可能通过二乘法而得到灭度,只有佛乘才是获得真实灭度的唯一途径!比丘们应当知道,如来以方便深入一切众生的本性,知道他们的志向在于小乘之法,深深地贪着于世俗的五种欲望,所以,佛便为这些人说小乘的灭度,他们听了便会相信接受。

“譬如有一段长达五百由旬的险难恶道,这里旷绝无人,险恶恐怖。众人想要经过这条道到达珍宝所藏之处。这时,有一位导师,他熟知这条险道的情况,于是,他做了这群人的向导。但是,他率领的这些人走到中途时,心生懈怠,想退回去。他们对导师说:‘我们疲惫不堪,又十分害怕,所以都不敢再向前走了,前面的路还很长,现在我们想退回去。’这位导师有着随机应变的方便法门,他想:‘这些人真是可怜,为何要舍弃大珍宝而后退呢?’想到这里,他只好以其方便权宜的神力,在险道中三百由旬的地方,化出一个虚幻的城市,然后对众人说:‘你们不要害怕,更不能后退。现在,这座大城市可以用来中途停留,你们可以随意行动。假如能进入此城,就可很快地得到安稳。到时,你们若想再继续前进到藏宝之处,也就再往前。’这时,身疲力倦的众人心中充满了从未有过的欢喜。他们说:‘我们现在终于可以避开这条险恶之道,马上就可以得到安稳了!’于是,众人继续前行,进入那座化城。此时,他们认为自己已经灭度,已经得到了安稳。那时,导师知道这些人已得到休息,不再疲倦了,于是,他又使出方便神力,灭掉那座化城,对大家说:‘你们应当再跟我向前走,藏宝之处就在附近。刚才那座城市是我变化出来的虚幻化城,只是为了能让你们从中休息而能继续前进罢了。’

“诸位比丘,如来也是如此。如来现在是你们的大导师,他熟知生死途中的各种烦恼恶道极其艰险、充满长久的苦难,所以应该走出这条险道,得到快乐安稳的解脱。但是,如果众生只听到唯一的佛乘之法,他们则不会想见到佛,也不想亲近佛。他们会如此想:‘成佛之道太遥远不只有经过极其长久的勤苦修行才可成功。’佛知道众生的心念是非常怯弱、下劣的,所以,便以其方便权巧之力,为众生说两种涅槃。如果众生安住于这两种境界中,如来便又对他们说:‘你们所要做的尚未完成,你们现在所住的地方已经接近佛的智慧了。你们应当认真观察,仔细思量,你们现在所得到的涅槃并不是真实的涅槃,这只是如来佛的方便力量,于唯一的佛乘分别说出声闻、缘觉、菩萨三乘的法门;就好比那位引路的导师,为了让众人得到暂时的休息,而化现出大城,等他们休息之后,再告诉他们说:‘宝藏就在附近,而这座城市并非真实,只是我变化出来的虚幻之城!’”

这时,释迦牟尼佛为了再次宣说法义,即以偈颂言:

大通智胜佛,十劫坐道场,
佛法不现前,不得成佛道。
诸天神、龙王、阿修罗众等,
常雨于天华,以供养彼佛,
诸天击天鼓,并作众伎乐,
香风吹萎华,更雨新好者。
过十小劫已,乃得成佛道,
诸天及世人,心皆怀踊跃。
彼佛十六子,皆与其眷属、
千万亿围绕,俱行至佛所,
头面礼佛足,而请转法轮。
圣师子法雨,充我及一切,
世尊甚难值,久远时一现,
为觉悟群生,震动于一切。
东方诸世界、五百万亿国,
梵宫殿光曜,昔所未曾有。
诸梵见此相,寻来至佛所,
散花以供养,并奉上宫殿,
请佛转法轮,以偈而赞叹。
佛知时未至,受请、默然坐。
三方及四维、上下、亦复尔,
散华奉宫殿,请佛转法轮,
世尊甚难值,愿以大慈悲、
广开甘露门,转无上法轮。
无量慧世尊,受彼众人请,
为宣种种法,四谛十二缘,
无明至老死、皆从生缘有。
如是众过患,汝等应当知。
宣畅是法时,六百万亿垓、
得尽诸苦际,皆成阿罗汉。
第二说法时,千万恒沙众,
于诸法不受,亦得阿罗汉。
从是后得道,其数无有量,
万亿劫算数、不能得其边。
时十六王子、出家作沙弥,
皆共请彼佛、演说大乘法。
我等及营从,皆当成佛道,
愿得如世尊、慧眼第一净。
佛知童子心,宿世之所行,
以无量因缘、种种诸譬喻,
说六波罗蜜、及诸神通事。
分别真实法、菩萨所行道,
说是法华经,如恒河沙偈。
彼佛说经已,静室入禅定,
一心一处坐、八万四千劫。
是诸沙弥等,知佛禅未出,
为无量亿众、说佛无上慧,
各各坐法座,说是大乘经,
于佛宴寂后,宣扬助法化。
一一沙弥等、所度诸众生,
有六百万亿,恒河沙等众。
彼佛灭度后,是诸闻法者,
在在诸佛土、常与师俱生。
是十六沙弥,具足行佛道,
今现在十方,各得成正觉。
尔时闻法者,各在诸佛所,
其有住声闻,渐教以佛道。
我在十六数,曾亦为汝说,
是故以方便、引汝趋佛慧。
以是本因缘,今说法华经,
令汝入佛道,慎勿怀惊惧。
譬如险恶道,迥绝多毒兽,
又复无水草,人所怖畏处。
无数千万众、欲过此险道,
其路甚旷远,经五百由旬。
时有一导师,强识有智慧,
明了心决定,在险济众难。
众人皆疲倦、而白导师言,
我等今顿乏,于此欲退还。
导师作是念,此辈甚可愍,
如何欲退还,而失大珍宝。
寻时思方便,当设神通力,
化作大城郭,庄严诸舍宅,
周匝有园林、渠流及浴池,
重门高楼阁,男女皆充满。
即作是化已,慰众、言勿惧,
汝等入此城,各可随所乐。
诸人既入城,心皆大欢喜,
皆生安隐想,自谓已得度。
导师知息已,集众而告言,
汝等当前进,此是化城耳。
我见汝疲极,中路欲退还,
故以方便力、权化作此城,
汝今勤精进,当共至宝所。
我亦复如是,为一切导师。
见诸求道者、中路而懈废,
不能度生死、烦恼、诸险道。
故以方便力,为息、说涅槃,
言汝等苦灭,所作皆已办。
既知到涅槃,皆得阿罗汉,
尔乃集大众,为说真实法。
诸佛方便力,分别说三乘,
唯有一佛乘,息处、故说二。
今为汝说实,汝所得非灭,
为佛一切智,当发大精进。
汝证一切智,十力等佛法,
具三十二相,乃是真实灭。
诸佛之导师,为息、说涅槃,
既知是息已,引入于佛慧。
上一课
授记品
返回目录
下一课
五百弟子授记品
朗读本课
妙法莲华原经文

妙法莲华经白话释义


内容分享